《买书撑大将》

《買書撐大將》

2020,是個艱辛年。年初起,COVID-19肆虐,對經已艱辛的本地中文出版業,可謂雪上加霜。我們面對庫存壓…

那些喝不醉的诗人
|

那些喝不醉的詩人

導演絲毫沒有掩飾地明說,詩人不是演員,短期內定無法把我們調教成合格的表演者,這樣的演出會砸了他的招牌。我絲毫不…

开门

開門

遇到健談的Grab司機有時很煩,你就想靜靜的坐一趟車,但對方喋喋不休,自己不搭腔又好像很不友善。可是我卻很樂意…

这一票,我投给文学

這一票,我投給文學

“馬華文學”一詞,讓一些本地作家困擾的就是至今還有人以為和馬華公會有關係。沒有,當然沒有。馬華文學,是優質的、…

再访乔治市文学节二三事

再訪喬治市文學節二三事

喬治市文學節兩週前接到主辦方伯尼斯的電話,說有一位作家臨時退出座談,因為主題是文學的中英翻譯,伯尼斯就馬上想到…

动地吟精神
|

動地吟精神

神經緊繃三十天后,並未如預期在表演結束後鬆下來。我謹慎地追踪觀眾反饋,找出可能進步的地方。好評很多,但我更想听…

那个时候,这个时候
|

那個時候,這個時候

我寫這篇文章的這個時候,在動地吟演出前兩天。你讀到的時候,在動地吟結束後一天。中間會發生什麼事呢?排練至午夜…

讲好话

講好話

其實你並不喜歡聽真話。有幾期專欄我坦白說了看法,輾轉聽說有人覺得受傷。真話未必是真相,我只是提出見解供參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