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我憋了十年
|

這句話我憋了十年

這是《 飛車志》系列裡8篇中的第8篇

對手要超車,我只得乖乖讓路,可這是一場車賽啊!卻不能全速前進,多麼無奈“逼七”。不能怪誰,誰叫我沒注意好賽則呢…

中年无爱

中年無愛

這是《 中年》系列裡6篇中的第篇

愛情是必然會消失的,男人無論再蠢再幼稚,到中年都至少會領悟一個真理。無愛當然不是無情,你還是深切地關愛伴侶,然…

警察该闯红灯吗?

警察該闖紅燈嗎?

紅燈,交警騎著摩托耐心等著。三、四輛摩托車絲毫沒放慢,闖紅燈絕塵而去,交警一動不動。後來有一輛停在交警身邊半響…

说话的非艺术
|

說話的非藝術

“今天在學校如何呀?”據《火星男,金星女》作者約翰.格雷說,小男生和小女生會給你截然不同的答案。小女生會告訴你…

歧视老板是必然的

歧視老闆是必然的

我以為自己心臟無比強大,雖千萬酸民吾忘矣,萬想不到被隊友一句話刺傷。話說我參與一場活動,隊友多分配一項工作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