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的名片

魔鬼的名片

朱蒂沒有呻吟,不似剛才的蓮達,誇張而公式化。她只半閉著眼睛,握著梁實堅撐在身側的雙臂,愈捉愈緊。梁實堅更覺真實…

屋后的华人肥佬

屋後的華人肥佬

作者:Faisal Tehrani 譯者:周若鵬上周星期天,2月29日,發生了一件事。你的住宅區內住著一家…

卖画

賣畫

小路憤怒的把畫廊牆上的畫摘下來,往阿德揮去,打中他的肩膀,玻璃應聲碎裂。 “操你媽的王八蛋,騙我騙…

如果我们都是惯犯

如果我們都是慣犯

我最早到,兩杯威士忌已在吧台等著,含冰的杯子衣著剔透的水珠,老杜說不等了我們先喝,迫不及待把久違的溫熱灌入胸腔…

删除

刪除

電話靜音,訊息、來電還是不斷把屏幕驚醒,一閃一閃如那年的閃光燈。這年頭死訊傳得很快,報章的訃告多餘。我不小心接…

铅笔的自述

鉛筆的自述

“原來不是每支鉛筆的命運都一樣的。”我對橡皮擦說,他苦笑著點點頭。橡皮擦已不再像初來時那樣幹乾淨淨、方方正正…

窃听
|

竊聽

這是《 詩小說》系列裡11篇中的第1篇

這裡是歐洲的哪個城市了?有時候他記不清,自有記憶以來他就不停奔走,像這個寬闊的廣場,環繞四周的古典大樓似曾相識…

湘吟
|

湘吟

這是《 詩小說》系列裡11篇中的第5篇

那是個狂放的派對,音樂只是重重的節奏。主唱是女生,名叫湘兒,飽滿的聲線充盈著搖滾的力量,舞池里人群扭動身軀高舉…

行李箱
|

行李箱

這是《 詩小說》系列裡11篇中的第2篇

那男人拖著行李箱走入機場,神色和許多往來的疲憊旅人一樣,本來沒什麼不尋常。只是行李箱經過的地上,拖著一條長長的…

迷幻
|

迷幻

這是《 詩小說》系列裡11篇中的第4篇

昨天承佑又喜孜孜的對我說關於他和萍萍的約會。 “我們先在公園見面,天氣總是那麼涼爽。我牽著她的手在湖邊散步,慢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