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盈事件給我的四堂課

black and red wooden board

網上批評範盈的人,自己難道從沒說過比她更損的話?差別是這些話都不留記錄罷了,此刻站在道德據高點找對象發洩情緒——這是網路霸凌無疑,已變得對人不對事了。雙方對錯分明無須討論,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從負能量爆燈的糾紛中能學到什麼。

關於送餐員的前途,表面上她並非完全說錯,但就算是最正確、最善意的話,用跋扈的語調和態度來表達也難免犯眾怒。用錯方法說話,連佛經也會逆耳。反之,就算言過其實,只要說得夠動聽也會讓人願意相信。說話功夫用得其所,無往不利。這是給我的第一堂課,好好說話

在社媒這喧鬧的戰場,只有負載大量情緒的東西能廣傳。有些人為達宣傳目的,選擇用極端的表達方式。但社會的容忍極限在哪裡很難捉摸,範盈批評義務消防員其實更為越界,但當時卻未惹風波,要到現在才被挖出來重提。第二堂課,多說好話,記得網上說過的東西永遠留存。


難道送餐員沒為自己的前途設想嗎?當然有,可是眼前有賬單要還,生活逼人啊!我有個朋友在疫情期間無法開工,權當送貨員。我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這是個過渡階段。如果能為他們設身處地想一想,就不至於大放厥詞在傷口上撒鹽。第三堂課,是多幫別人想一想

即是多幫別人想,也為範盈想一想吧!我不認識她,但我知道定義一個人不該只用一件事,她必然在其他方面為社會作出了貢獻。她批評送餐員、義消員固然不公道,但為了這麼幾句話就抹殺一個人,何嘗不是另一種不公?

範盈道歉其實就夠了,本不必裸辭,可想而知她承受了多大的精神壓力。千夫所指若只針對一人尚可橫眉冷對,但牽涉家人同事就很難瀟灑起來。某些網民太過分,變得是非不分。我們憑什麼審判他人呢?憑什麼傷害範盈呢?誰來決定她的錯誤應該得到這樣的責罰?

不管她道歉與否,我們都可自行選擇要怎樣對待她的言論。是怒不可遏還是一笑置之?是參與網路霸凌毀掉一個人,還是輕揮衣袖?我要修的最後一堂課,是寬恕

2021.11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