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酒之名

以酒之名

記得看過諧星哈利夫伊斯甘達的現場脫口秀演出,不知幾年前的事了,當時也發生了某個名字糾紛,記不清楚是哪一件,怎記得清呢?太多了,也許是宗教局要求安妮阿姨把熱狗捲餅易名為香腸捲餅吧。哈利夫的段子裡的笑點是:我是穆斯林,別混淆我。

無獨有偶,一位出版同業也和我開過一樣的玩笑:餵講好來,我是穆斯林,很容易被混淆的。他們這些玩笑味道很怪,有點諷刺意味,但針對的是自己不是別人;說自嘲也不對,因為始作俑者不是自己而是其他領袖;說自憐也不妥,他們非常清楚自己識字,思維清晰,斷不會因為一個字眼就亂了信仰。

檳城消費人協會歷史悠久,長期為消費人發聲,是可敬的。為什麼會特別挑起Timah爭議,實在叫我百思不解。 Timah是錫礦,timah-timah是一種海魚,查字典就知道,不管怎麼看都不會誤以為人名。我不是白痴,我看著酒瓶,知道它是一瓶酒,不會因為名字就以為自己在喝錫米。而且,我這個消費人為馬來西亞能有自己的威士忌品牌,還覺得蠻驕傲的。


消協這麼一鬧,政治人物就來蹭熱度了,陪消費人協會一起消費這件事,伊黨主席哈迪阿旺也說品牌和先知女兒名字相近。接著全國都在討論威士忌,難道沒有更重要的事了嗎?消協維護消費人權益,但不代表就要把廠商設定為敵人,更不該無的放矢。

這種名字過敏症並不限於宗教而已,多年前國營電視台禁播Power Rangers,那陪我渡過年少時光的連續劇,只因劇名有morphin這個字眼,那明明是“變形”的意思,但國營電視台說它和morphine嗎啡太像,怕人民因此吸毒。寫到這裡,我突然完全體會哈利夫和出版同業的心情。

說到底,就是無奈吧,一些“領袖”老愛用他們古舊僵硬的腦袋幫人民想東西。餵,我是馬來西亞人,別給我寫字,我是文盲。餵,我是馬來西亞人,意志力很薄弱,別誘惑我,你講一個諧音字,我就叛教了,我就吸毒了,我就喝酒了。無論如何,這事件或許反讓酒商因禍得福,它現在是全馬最紅的威士忌品牌了。

2021.10刊於南洋商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