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被消失的黃明志

霍尊

黃明志因《玻璃心》疑似“辱華”,中國社媒賬號“被消失”。這是中國官方的正常作業,沒什麼奇怪,估計也是創作者預料中事。我本來要談的不是黃明志,此文原題為“被消失的霍尊”。

霍尊才華洋溢,我從《卷珠簾》開始知道他,後來他參加《披荊斬棘的哥哥》,卻因私人感情糾紛和失言侮辱節目,《哥哥》節目組把他硬生生的從畫面上除去。凡有他的片段能刪就刪,不能刪的用模糊效果處理掉,霍尊在熒幕上變成幽靈。

他的微博賬戶還在,但是各大視頻網站幾乎都把他下架了。初時還會同情霍尊,為他可惜,他的私事和作品何干?但這團朦朦朧朧的幽靈一直干擾本來和諧的畫面,久而久之就感覺討厭了,怎麼這個人不檢點些做人,以致麻煩節目組勞師動眾重新剪接,害那些優秀的隊友無法出鏡,破壞觀眾的觀賞樂趣,霍尊真討厭啊!


這就是(控制)媒體的力量。不管多風光,范冰冰也好,趙薇也好,一旦被圈定為“劣跡藝人”,可讓他們一夜間消失。誰決定他們是否劣跡呢?總之不是市場。 《哥哥》中有一幕言承旭電訪粉絲談及“嘻哈”,雖未被消音,但字幕寫“說唱”,想來是因為中國於大前年封殺嘻哈文化,叛逆之風不可長。百姓的意識型態,由中央塑造,不管任何人都必須符合中央的模板。

這無疑是我們這些外人無法苟同的政策,但這始終是他國的政策,我們在外邊可以批評,但這些批評不可能改變什麼,也無需有這樣的意圖。這些批評該發生作用的地方其實是在本國,讓讀者更加珍惜享有的自由,警惕當權者言論自由不容侵犯。

黃明志的《玻璃心》顯然在打擦邊球,煞有其事地製作MV揶揄,好像沒必要,叫我覺得有點不舒服。我喜歡中國文化,社會進步的一面是有目共睹的,我不敢苟同的是帝王制的影子,以及打壓異議的手段,但那畢竟別人國家的事。

假設遭大陸封殺乃意料之中,創作者瞄準的市場便是其他華人圈子。大陸這麼一封,就吸引所有目標市場的注意力,視頻點擊率往上沖。黃明志以挑戰我國政府而成為本地紅人,這不過是故技重施,以挑戰中國政府為手段提升國際知名度。這樣的行銷算計和“膽識”,倒是讓我十分佩服的。

2021.10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