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啟示錄

Badminton player holding racket with Badminton Shuttlecock.
這是《 飛鏢志》系列裡10篇中的第[0]篇

我極少關注任何運動,是在新聞偶然看到湯杯賽成績,大馬一哥變成李梓嘉了, 在小組賽和桃田賢鬥激戰到第三局,本來差一分就贏了,誰知桃田逆襲,最終日本獲勝。梁峻豪擊敗西本拳太。西本世界排名16,梁峻豪120。梁說,他每分必爭。

運動我不在行,競技類的遊戲我只參與飛鏢運動。很多人認為這是不入流的遊戲,也不承認它是運動,只供酒客餘興而已。其實飛鏢也有世界級的比賽,有一陣子我為了參加全國賽,十分投入訓練,卻始終進步不了,確診先天性手腳失調。

和球類運動相比,擲飛鏢極為單純,無需體力,沒有走位,只有一個動作,手一收一放罷了;也沒什麼戰術可言,就算比賽,和對手也沒直接較勁,但看自己有沒有保持準頭而已。連這麼簡單的東西我也掌握不了,真不甘心,於是我嘗試科學地分析世界冠軍菲爾.泰萊的慢動作影片。

在投擲的動作中,手向前拋出時不到半秒的時間內,飛鏢其實已經離手了。也就是說,在那不到半秒的時間裡,手臂和手腕必須循最完美的弧線運行,飛鏢才能跟著拋物線降落在紅心。

是否命中目標,就看鏢手能否有紀律的、持續的做出完全相同的拋擲動作,是世界冠軍還是尋常酒客,就決定在電光火石的剎那。我沒有因為這些科學分析成為飛鏢冠軍,但或許還有希望成為人生的冠軍。

我相信人貴立志,但空有遠大目標是沒用的,能否達標取決於當下,自己是否能有紀律、有毅力地重複做對的事。目標固然重要,但紅心的功用只供調整姿勢和麵向,此後要注意的就不再是目標了,而是自己的動作下如何出手、何時放鏢,追求完美的拋物線。能否有紀律、有毅力地完成當下的工作,決定了我能不能達到未來的目標。

我的對手是自己,我也得每分必爭,這一分,是分數,也是時間。失誤難免,但未到最後一分,失誤還不等於失敗,還能追。我們支持李梓嘉,固然會為他的小敗扼腕,但且換個角度看桃田賢鬥,李明明已在賽點上了,差一分桃田就要輸了,他的目標是勝利,在失敗邊緣堅定地做好當下每個動作,每分必爭,扭轉乾坤,這也非常可敬。

就算疫情、生活把我們逼到崖邊,也能以一樣的辦法應對:認清目標,盡力當下,每分必爭。連我這種先天性手腳失調的人,最後也能在全國賽菜鳥組混個第八名,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2021.10刊於南洋商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