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輸的輸掉

不该输的输掉

跑道上我踩盡油門,緊貼彼特的蓮花跑車後邊。前面迎來第一個彎道,他的煞車燈亮起,我壓抑著煞車的衝動,慢半秒才踩下制動器,能追多近就多近。彼特熟練地甩尾過彎,在彎道之中我心頭一驚,只見彼特稍微把距離拉開了。怎麼會這樣?我做錯了什麼?是方才煞車減速太多嗎?

到出彎時彼特已明顯地拉遠了半個車長,比賽未結束,還有九圈要跑,但在第一個彎道便已分高下,我技不如人。我沒放棄,窮追不捨,越追越窮,到後來幾乎連彼特的車尾燈也看不到了。在最後一圈我排名第四,衝線以後,眾車手圍聚在頒獎台準備為彼特等勝利者歡呼。

可是當宣布成績時,第三名居然是我,怎麼回事?

原來彼特在黃旗中不慎超車,後來又沒注意到黑旗警示,還未衝線已被取消資格,最後由我補上。彼特洩氣地坐在椅子上,我上台領獎前先跟他說了聲不好意思,我知道論能力他比我強,但比賽講究規則,無論在賽前、賽中、賽后都很重要。


本以為茲亞獲得東京殘奧鉛球冠軍,還破記錄呢,讓國人驕傲非常。後來發展急轉直下,茲亞被取消資格,理由是報到遲了。前青體部長凱里為茲亞不值,抗議說為什麼遲到了還讓他上場呢?比賽完了以後才說取消資格,不是太欺負人了嗎?甚至還有人建議把冠軍的獎金頒給茲亞,以示鼓勵。這,有一萬個不妥。

我同情茲亞,就如我同情彼特,他們證明了自己的能力確實比對手強,卻因為技術犯規失去獎牌,心裡多難受。可是比賽必須這樣,規則是為保賽會順利進行、參賽者公平競爭而訂定的,凡參賽者都必須嚴格遵守,沒有例外。

茲亞就是犯規輸了比賽,但政治人物就算明白這個道理也不能這麼說,當舉國都在同情茲亞時膽敢說逆耳忠言,不就徒惹網民謾罵嗎?十分諷刺的是,現在當權的政治人物哪個不是靠規則漏洞上位的?

言語上、情緒上支持茲亞,就算於理不合也情有可原。若要繼續鼓勵茲亞,往後可為他提供更多訓練的資源。但倘若要給與茲亞冠軍的獎金,那就十分離譜了,如此等同獎勵犯規,獎勵走後門得勝……噢,我突然明白為什麼有人認同這樣的勝利了。

2021.刊於南洋商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