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狂有兩類

In the small city of Split, Croatia, situated along the Dalmatian Coast, there’s a co-working space that was purpose-built for inspiring work to be done – with the Adriatic Sea just outside the front door, lots of community events, music instruments hung from the walls, and a dedicated local team that go above and beyond to make your experience welcoming and filled with growth.

我不想成為他。他幾乎沒有一刻停下,近二十年友誼了,每一段對話都離不開工作,完全沒有休閒的時候。他扛著百人的公司,百人的生計,天天都在追下一個千萬項目。他為自己做了些什麼呢?我想不明白。如果說工作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他根本沒有生活,至少在我這旁人看來是這樣的,除非工作就是他的生活。

第一類工作狂,心中有強烈的慾望要攀到高峰,生活的樂趣就在於不斷的征服。賺多少錢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賺,像打電動遊戲的分數,成就感多於一切,就算不知道錢能怎麼花一點也不要緊,過程開心就夠了。比如和我一起創業的年輕拍檔就是這樣的工作狂,天天只想幫助更多顧客,每次見他總是一臉開心的樣子。我那朋友卻相反,總是愁容滿面,恐怕不是第一類。

那麼,也許就是第二類了,不在乎沖向什麼地方,總之要逃離原地,說的卻不是要擺脫貧困而已。這我是能體會的,要逃避的是悲傷,逼迫自己馬不停蹄,在緊密的會議和簡報中完全不留空隙,不容許情緒滲進來;又或者藉快步行走掩飾迷失,假裝忙碌等於高生產力,逃避思考生命的意義。


他們比第一類更拼命,因為動力是恐懼,像有一頭猛獸正在身後追獵自己。一不小心慢下來,就如陷入孤獨的枯井,陰暗空洞如沒有前景的人生;那些曾經辜負過的人在井口冷冷地往下看,然後開始注水,要把自己淹死在罪惡感之中。

我這個朋友,外人不可能幫他的,因為他完全不會慢下來,讓任何人有靠近內心的機會,這任何人當然也包括他自己。我不可能幫他,因為我也是工作狂,我不敢去想自己是哪一類,總之不能成為他。

2021.07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