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請吃飯

這兩天我為了請人吃飯小忙了一陣子。怎麼無端端請人吃飯呢?我並不是突然發了,像剛脫罪的姑南那樣能把百萬當作零錢,我是在幫忙推動“請吃飯”。這念頭髮生也是源於朋友的善念,他支持因失業而轉行賣飯的朋友,向對方買了午餐請我吃。

於是,我很天真地在想:如果我買飯請兩個人吃飯,然後他們各自再請兩人吃飯,而且都選擇支持需要幫助的本地餐飲業者,也許就能為許多小商家稍微紓困了。收到食物的朋友再tag一下那些餐廳,也能為他們增加曝光,可能又能稍稍帶動生意。

白旗運動幫助無以為繼者,此外其實還有許多人雖暫不至於升白旗,但已讓疫情逼近崖邊,誰來幫他們一把呢?那天我外出購日用品,街道冷清;那些曾經熟悉的餐廳多數沒開,幾家營業的門可羅雀,只見老闆和員工都在眼神空洞地刷手機。

我想起幾位失業的朋友,只得暫時轉行賣餅、送貨送餐,收入一般。難道非要等到白旗升起才會有人注意嗎?在我還有點能力請朋友吃飯的時候,略盡綿力推一推經濟的齒輪。況且,和朋友久未聯絡,請吃飯讓他們高興一下。


這美好的心意在現實層面上還是有些難處的。為什麼請吃飯會讓我忙了一陣呢?我聯絡了幾家餐飲業者,訂餐流程都不順暢,雙方溝通靠簡訊app來往,耗時費力;付款靠銀行轉賬,多了幾個步驟。我不清楚以他們的規模是否適於加入外賣平台?但業者此時大概也不想多承擔平台費用。

我不是在嫌麻煩,既然是要請吃飯就不在乎,況且面對麻煩不只是我,這些繁瑣的溝通也拖慢了商家本身的效率。如果短期內要靠餐飲業維生的話,最好能有法子改進,因為消費者很現實,平常點餐很自然會朝阻力最低的方向走,也就是成熟的外賣平台了。

最理想的狀況是外賣平台主動分擔社會責任,在這非常時期降低收費門檻,讓更多小商家受惠。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也許外賣平台自己也正面臨重重挑戰。無論如何,這類平台不止一家,商家何不叩一叩門,看看能否付出少許代價多開通客源?

朋友,個人力量是微薄的,我改變不了太多,能做的也只是請你吃飯,但是如果你也請兩個人吃飯,也許這份心意能如幾何級數般地增加,擴散出去,讓更多朋友、商家感受些許溫暖。我們都迫切需要一些些光和熱,不是嗎?

2021.07刊於南洋商報

第一回合我買的食物

按圖片去到商家網站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