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是否真的破壞閱讀

Pages

我留意到自己閱讀網頁的方式開始有點不尋常,你可也有類似經驗?我會本能地速讀首一二段,甚至跳過;眼睛從一個小標題跳躍到另一個,如果吸引,便速讀底下段落–不過這樣大概不叫速讀了,我稱之為“略讀”,這方式在讀教學型內容時尤其明顯,讀其他類型文章時也可能不自覺地跳躍。

這和我向來的閱讀方式明顯不同,以前是從上而下、一行一行地讀。後來學了些速讀技巧,讀資訊類內容可“一目十行”,但還是從頭到尾,不會跳過哪個段落。閱讀網頁時的跳躍不是亂跳的,我發現自己是在本能地略過內容最貧乏的部分。如果你也如此,那麼你和我一樣,是長期被訓練成這樣的,幕後有主腦,但它很可能沒預料到會培養出這樣的行為。

社媒的碎片式閱讀是負面影響?

常有人說網路破壞閱讀,這有幾個層面。其一是社媒短文,用戶習慣了看一則又一則相互無關的碎片,以致再難有耐心好好消化超過千字的文章,更妄論整本書;另一負面影響是內容的載體,手機大小不如書本,就算是平板也差一點,閱讀大量內容時必須一直“翻頁”,降低了效率;此外,屏幕的亮光使眼鏡疲勞,這些都是讓屏幕讀者難以讀長文的理由。個人閱讀量有限,當你把精力都耗在網上,在下線以後也許就沒什麼興致拿起一本書。以上是一般對網路破壞閱讀的看法。

Social Media
這圖的功用在於把文字打散,面讓讀者感覺壓力。

但這些真的是網路影響閱讀的主因嗎?為了解決閱讀屏幕的問題,有人開發了電子墨科技。如今大多數手機和平板使用OLED或LCD屏幕,每個像素都像個小燈泡,放射不同顏色的光。電子墨屏幕的像素是微膠囊,內有黑白粒子,靠電場控制黑或白粒子浮到頂端讓用戶看見,看起來非常接近紙張。這下不就解決了閱讀發光的LCD屏幕會疲勞的問題了?

據瑞士研究員伊娃·西根塔勒博士(Dr. Eva Siegenthaler)和幾位同僚於2012的試驗,比較使用iPad和電子墨閱讀器時的閱讀行為,發現讀者的眼球活動都一樣,閱讀速讀沒差多少,讀iPad反而稍快,這結果也和雅各·尼爾森博士(Jakob Nielsen)於2010年的研究報告吻合。為什麼電子墨屏幕更接近紙張卻不見得更方便閱讀?西根塔勒博士估計是因為試驗中所使用的電子墨閱讀器面積較小罷了。也就是說,電子墨科技在嘗試解決一個以科學角度來看並不存在的問題。

在屏幕閱讀其實和紙張沒差多少

可是,以心理角度來看問題確是存在的,不管科學數據如何,普羅大眾主觀地“覺得”閱讀平板會累,電子墨科技解決的是心理認知上誤差。不管LCD還是電子墨,都比閱讀紙本慢了6%至10%,可是這10%顯然並不是很大的障礙。既然這樣,網路上豐富的內容應該更助長閱讀風氣才是,而不是破壞。


再看社媒的影響,無疑用戶都建立了瀏覽社媒的習慣,但瀏覽社媒和深度閱讀畢竟是不同的行為。打開臉書像打開電視,是為了消閒,這和開啟一本電子書時的動機不一樣。社媒的確侵蝕了深度閱讀的時間,但它不見得取代了深度閱讀,使用社媒的不乏熱愛讀書的讀者。或者這麼說吧,不讀書的人本來就不讀書,責任不在社媒。從這個角度來看,社媒也不見得需要為破壞閱讀風氣負上所有責任。

Kindle
電子墨科技越來越成熟,和閱讀紙本沒什麼差別了。

網路破壞閱讀風氣的真正原因,是網路的整個內容生態讓閱讀變成無趣。這個生態圈由搜尋引擎、內容生產者和商家構成,也包括一般用戶。搜尋引擎靠廣告牟利,內容生產者和商家都靠流量轉換牟利,流量來源不外乎廣告和搜尋結果,前者是要付費的,後者不必。於是,各家網站都想方設法想提升自己在搜尋引擎結果的排位,以引來免費的流量。既然谷歌市佔超過九成,接下來就以穀歌作為搜尋引擎代名詞好了。

全世界都在為谷歌寫文章,不是為讀者

谷歌怎樣決定網站在搜尋結果中的排位?其全套演算方法並不對外公開,而且一直在進化,外人只能從谷歌發放的部分資訊推測。電腦是無論如何不能明白內容的,它只能收集、分類,然後根據用戶輸入的關鍵詞搜尋資料庫。 “關鍵詞”,是加下來要討論的關鍵詞。

所有網站都企圖從谷歌搜尋結果中導流,大家都在猜測怎樣撰寫內容才能排行更高,這就形成了一門叫“搜尋引擎優化”(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簡稱SEO)的學問。比如說,目標關鍵詞必須要在網頁大標題中出現,然後在內文首二段中重複使用,再於小標題中重提。谷歌可能依關鍵詞密度衡量內容和關鍵詞有多相關,以此排列網頁先後。此外,標題應有幾個字、全篇應該多長、應有多少圖片,都有SEO的準繩,許多網站文章就依據這些準繩撰寫。

Two digital marketing experts planning about SEO and link building strategies.
許多網路文章都根據搜尋引擎優化理論撰寫,沒在乎什麼才是真正的好文章。

比如說我在賣休旅車,“休旅車”是我選擇用作導流的關鍵詞。那麼我的標題必須像這樣寫:“最完善的休旅車”。也許這樣的文案更有創意:“載著一家人的幸福”,但我不能這麼寫,因為關鍵詞沒在標題中出現,怕谷歌就找不到。內文中我的創意也受限,必須一再平鋪直敘地重複“休旅車”。

你看到問題了嗎?原來網站寫作人都不只是在為你寫文章,他們也在為谷歌寫文章,在為機器寫文章,因為只有為機器寫文章,才有機會被你搜尋到。這些文章儘管內容、主題都不同,但格式相似。你看多了,下意識地會覺得首二段引子非常灌水,你的感覺沒錯,因為那確是要寫給機器看的,不是你。

標題和內容都千篇一律

為了博取注意力,SEO理論也分析怎樣的標題最吸引,比如說長度若干,配有數字,再加上聳動的字眼,諸如“秘密”、“震驚”等等,這些字眼都在標準列表內。所以,你看到許許多多像“5個瘦身的秘密”、“輕鬆賺錢的7個步驟”之類的標題,好像不管談什麼事情都必須切分為可數的區塊。

也因為文案是為商業考量而撰寫的,內容裡甚少會有作者本身的態度和見解,不管談什麼都像冷知識,沒有個性和靈魂,不管是誰寫的、在哪個網站,味道都大同小異。方便吸收是方便吸收了,但沒有驚喜,十分無趣,像根據模板生產出來的流行曲,都不難聽,但無趣。

Blog Branding and Optimisation at its best
不管寫什麼主題,為引流流的網路文章都參照相同的模板。

網上總還是有為人類而寫的好文章,只看讀者如何選擇源頭罷了,《當代評論》就是個好例子,這裡的作者沒誰在乎SEO。但問題又來了,這類網站不特別關注SEO,在搜尋引擎上排列也就不高,不容易讓讀者發現。做好SEO的那些內容,除了在搜尋結果上出現,谷歌還主動推送給用戶,管道包括谷歌新聞和谷歌助理,這又是另一個消磨閱讀樂趣的原因。

谷歌為什麼要推送內容給用戶?因為它要引流賺廣告費,等不及你主動上網瀏覽,它要催促你去讀些什麼。谷歌怎樣決定推送什麼內容給你呢?就根據你的喜好,用你感興趣的事物吸引你上網,而你的喜好又根據你過往搜尋過的關鍵詞而得。表面上看,你似乎可因此對自己喜好的事物了解得更深,但其實未必,因為那些引流文章都是根據SEO撰寫的,深度有限。由谷歌機器為你選擇該讀什麼,反而限制了閱讀的廣度,變得索然無味。

從小閱讀紙本書培訓深度閱讀的能力

谷歌便是破壞閱讀趣味的幕後主腦,但這並不是它的陰謀,谷歌只想賺錢而已。讀者重複閱讀這些公式的模板網路文章,久而久之練就“略讀”的功夫,看內容只為迅速攝取當下所需的知識,喪失探索未知的慾望。這樣的倦怠會否也延伸到閱讀書本呢?對某些人會,某些人不會,差別在於原有的閱讀訓練。

像我這種70年代出生的人經歷過無網路時代,閱讀訓練是從紙本開始,就算如今網路文章改變了我閱讀的方法,甚至消磨閱讀的興致,我們不至於喪失讀書的能力和耐性,也不至於忘記讀書的樂趣。在需要深度學習的時候,自會選擇書籍。真正需要讓人擔憂的是生於網路時代的孩子,父母從小就讓他們接觸手機和平板,如果孩子在校外閱讀內容盡是那些模板的、公式的、聳動的東西,就會培養成錯誤的閱讀方法,破壞閱讀樂趣。他們沒有充分經歷過像我們那樣的讀書訓練,以後很可能一輩子沒想和書扯上關係,失去其中一項深度學習的重要途徑。

'Summer time' ~ typhoon weather recorded in Wuxi home  -  Please indicate the source when using
讓小孩從紙本書開始培訓深度閱讀的能力。

為了下一代的學習,父母應正視網路閱讀的負面影響,堅持讓孩子讀書,而且初時必須是紙本書。電子書的功效也和紙書一樣的,但在手機或平板上同時也有許多分散注意力的訊息、通知、遊戲等等,無法訓練孩子專注。至於已經錯過閱讀訓練階段的成人,除了能自覺者主動再自我訓練,就沒辦法了。

2021.04刊於當代評論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2 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