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肥

Pizza

我想說不知道是怎樣發生,但那是推卸,其實我知道,只是它發生得太緩慢了,像新月漸漸轉為盈月。一個比薩、一個漢堡、一盤炸雞、一碟燒肉飯,那些消耗不完的能量一點一點的囤積,今天一百克不要緊,明天兩百克也還好吧,直到某日彎腰綁鞋帶時突然發現很費力,腰間有些什麼阻礙著,然後對自己感到噁心。

衣櫥裡有一半的衣褲廢了,右邊的那一半,也不是刻意分配的。這天拿這一件褲子,發現褲頭和腰過不去,只好推到那一邊;那天拿那一件衣服,又和腹部有仇,只好推到那一邊。每天選衣服都心懷忐忑,哪一件又要對我無情批判說分手了?右邊的那些衣服,我曾經穿得很帥,如今只剩下左邊這些寬鬆且寬容的。

不管有多少人寬容地對我說看起來還好,我是個很科學的人,體重指數已達obese,用英文來說似乎很冷靜,彷彿和真相隔著一層薄紗,但翻譯成中文叫“癡肥”,誠實如刀。我多抱著幾公斤的肥油,像抱著幾包米,動作都慢了,搞不好車子也多耗油一些。我很不喜歡這種狀況。

任何體型都無需覺得羞恥?我羞恥,但不止因為體型和體重。英國諧星瑞奇·格維曾有一段子,說肥胖只有一個原因:吃。每個人都知道的,也非常清楚怎樣避免,但一些人卻對食物一再妥協,運動一再拖延,自己造成自己的局面。

那段搞笑的段子如果認真思考一下,一點都不好笑,簡直就是警世良言,說肥胖OK只是繼續給自己找藉口。癡肥會帶來的健康問題就無須贅述了。我羞恥,因為我知道目前的狀況,是我長期意志力薄弱、目標不明確而造成的。

我肥。承認是第一步。別再用美化現實的語言欺騙自己:“超重”、“魁梧”、“骨頭重”。像戒毒那樣,癮君子先要面對現實對自己坦誠,承認自己是癮君子,我就是一面對壓力就崩潰、一餐吃一整個比薩的癮君子。今日的挫敗就是因為昨天前天大前天種種錯誤的決定,那些緩慢囤積的脂肪、緩慢侵蝕的自信,都怪不了誰。我承認現在一點也不美。

怎麼辦呢?很簡單,每個人都知道的,也非常清楚怎樣改善。目前我已連續四星期不間斷地運動,吃得小心,一點一點地甩掉多餘的重量。我在減肥,不是“瘦身”、“減重”,是減肥。眼前現實是這樣,我癡肥,但明天會如何在於我今天怎麼做。明天我要重新穿上衣櫥右邊的那些衣褲,今天就得振作起來。

2021.04刊於新生活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