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人的榮耀感

low angle photography of waving flag of Malaysia during daytime

兩個公正黨議員剛跳槽支持首相慕尤丁,為他岌岌可危的政權吊命。其中一人說變節是不得已的,都是希盟的錯,誰叫希盟掌權時不落實公平撥款,以致垮台變成反對黨以後,議員沒有足夠資源服務選區。啊真委屈,忍辱負重啊!

他們也知道沒幾個人會相信他們的說辭,但總得有個交代;他們很清楚人民會如何批評、歷史會如何評價,但他們還是做了。青蛙,這毫無榮耀的名詞。

副部長山達拉到紐西蘭探親,缺席幾乎兩個月。記得今年在行動管制中度過的華人新年嗎?人民連跨區團聚都有困難,但達官貴人居然可跨國。據說這是首相批准的,政權岌岌可危很難說no。山達拉在乎我們怎麼看待他嗎?他尊重自己的職位嗎?好像也不。


我們好像都不太在乎榮耀這回事。我說的榮耀,不是說得獎或登上高位的那種榮耀,而是生而為人,在崗位上盡職,知有所為有所不為,能為自己驕傲的那種榮耀感。我曾有一個黑道朋友金盆洗手,問他為什麼,他說:這樣下去,我以後怎樣跟我以後的孩子交代?

這種榮耀感,也許在日本文化中最明顯,不管在什麼崗位,人人敬業。如果領袖犯大錯,自行道歉下台,甚至有人為喪失了榮耀而“自行了斷”。

Mak Kata Jangan - RasuahBusters
馬來西亞人的榮耀感3

最近我參加RasuahBusters反貪運動,深覺貪污是因為不懂得尊重自己,在工作崗位上僅圖個人安逸,只要不被逮著,可以不擇手段。如果對人生有所要求,對自己尊重,怎麼好意思在黑暗處伸手要錢呢?

這樣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去年反貪委會的問卷調查反映,受訪者當中有過半青年涉貪腐行為。記憶中還有另一項更早的調查,已找不到源頭,大多數年輕人認為受賄是可被接受的。很顯然,國家有某種東西已經嚴重腐爛了,立法、執法都不足以扭轉,必須從根處著手。反貪運動的第一項“媽媽講,不要貪污”活動,盼能逐漸喚醒社會良知。

兩位跳槽議員,我不想提他們的名字,太難堪了,歷史自會記住吧!馬來西亞人的榮耀感已經夠低落了,他們再加一腳踩得更扁。我們為什麼沒有榮耀感呢?是因為看不到未來的希望,才只著重眼前利益吧?

2021.03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