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企業文化面對文化鴻溝

Hand gestures - number 3

我曾到過頂級手套的辦公室開會,對他們的企業文化相當欣賞。我是小咖,但這家億萬公司的高級幹部絲毫沒怠慢,彬彬有禮,開會前還先給我介紹公司價值觀。

牆上處處是標語,或勵志、或提醒,這本不稀奇,但細看之下發現都有三人署名,一人製作,二人簽批,有者還是老闆丹斯里林偉才親自簽批的,這麼細微的事也能關注,能成為世界第一不是僥倖。事情沒談成,但就算只有短短半小時過路,我也覺得自己上了一課。

四個月後,頂級手套廠工冠病感染群是最嚴重的,有一人死亡;政府調查頂級員工宿捨不達基本標準,對其罰款;本月路透社報導,五月時尼泊爾籍員工卡德卡拍攝場內情況,工人並未保持社交距離。他把照片發給尼泊爾工人權益組織,後來公司就把他開除了。難道這家公司並不像我原本認知那樣優秀?


樹大招風,高處不勝寒。沒有哪家公司是完美的,公司急速成長,要管理萬多位員工,誰能完全沒有疏漏呢?那些本來無人過問的缺失,沒人預想到在這疫情肆虐的非常時期會釀成災難。萬眾矚目,難免也成眾矢之的。你站在世界頂峰,就有人想看你摔跤,因為你有新聞價值。常人摔跤是平常事,他們喜歡看別人從山頂上摔下來。

你聽到頂級手套開除吹哨者,億萬企業對付一小小尼泊爾員工,會不會把它想像成大魔頭?但頂級的文告如此駁斥,他們為外籍員工設了熱線,能讓他們以母語投訴,而且負責單位是外包的獨立機構,依我看,如果他們真為有這麼做,已算有在這方面努力,可是卻面對最大的挑戰— 難以跨越的文化鴻溝。文告中他們也一再強調其價值觀,像我當初去開會時那樣,但無論管理層的企業文化如何優秀,也不容易取信於外籍員工。

多年前我到美國求學,馬來西亞同學很自然地形成社群。那四年裡,社群裡的人大多時候講華語、吃中餐,非必要不和美國人溝通,像小小的唐人街。你可以想像外籍員工來到這裡,也一樣會形成自己的社群,加上語言不通,更加封閉。而且勞資之間難免有對立心態,他們要如何信任始終是“外人”的管理層?如何信任管理層所僱傭的“獨立機構“?難道頂級手套沒有缺失嗎?也許有吧,但凡事總有多個角度,因由不是單一的。這是企管的寶貴一課。

又,我沒買手套股,半粒都沒有(是的有後悔到),我只是很“獨立”地思考一個事件,希望企業引以為戒,精益求精,包括我自己。我知道有許多許多人非常希望頂級手套繼續升級,不是嗎?

2020.12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3 評論

  1. 我反復讀了這篇文字。還是不甚認同你的説法。

    要知道,那些貼在公司的標語文字,基層員工是無法看到的。 (而且,公司高層或許也沒有想讓他們瞭解?)再來,公司所發的媒體文告所一再強調的公司價值觀,基層員工是不懂的,因爲公司可能從來都沒告訴過他們。

    公司聘請高級行政人員和基層員工是兩碼子事。

    尤其是基層員工就是要你有多快就得多快。尤其是在外部疫情如此嚴峻的壓力之下。高層的政治壓力一聲令下,全天候24小時運作是必然的。弱小的基層員工,談何權力?公司文化能化作現金吃飯嗎?

    你在美國讀書的經驗不能和來馬工作的外籍員工相提並論。你是文化人。我想你不會不認同吧?

    大馬的外勞呢?他們很可能只是透過中介一批一批地輸送來馬討生活。我不是說他們沒有文化。但是,不可這麽“高估”了他們,變成一種文化鴻溝論。他們是有很多無奈的。

    我也沒買頂級手套股份,但我不後悔。在大馬,還有很多很優質的公司值得期待。

    #我不是說“你的壽司很難吃”。因爲,必須承認你確實是很“獨立”思考這件事情。但是,作爲壽司的愛好者之一,這個壽司不是很“對味”。我有必要告訴接下來的食客。也給你做個參考。當然,你可以不理會。

  2. 我其實認同了的你的不認同。你的基層,是指多基層?依我觀察,在辦公室裡的“基層”人員,大致上在同一種文化厘頭。但是,工廠我沒去過,我相信你說的基層是指廠工。雖然沒去過,我估計那的確是另一個世界,那些都是外勞,誰聽得懂高層傳達的企業文化?高層可能也沒真正把他們考慮為一份子。這也是我在文中企圖表達的現象,我覺得我們在講著同一件事,也就是說上面有上面的說法,下面有下面的做法。

    我的壽司,的確有時候很難吃的,呵呵。有時候是故意弄成那樣。謝謝反饋!

  3. 壽司做得“難吃”,還可以持續吸引食客。也是不簡單的。

    吃到好吃的,我再告訴你。

    共勉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