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有病

girl, child, face mask
這是《 有病》系列裡8篇中的第1篇

終於可以跨州了,然而心中不免有些疑問:如果現在可以,那為什麼之前不可以?疫情好像並無顯著改善,新病例日日逾千,我所居住的巴生谷還是病例之冠,讓我日日提心吊膽。難道政府覺得反正控制不了,就“由它去吧”?

寫此文時我正在吃曲奇餅,這不是普通的曲奇餅。朋友的弟弟艾力本是夜店總經理,但行動管制令期間所有娛樂場所熄燈,他也失業了。艾力沒有閒著,自己學做曲奇餅通過人脈售賣。哥吃的不是曲奇餅,哥吃的是求生意志。行動管制讓許多人生活艱難,既然這下可以跨州了,不管了,管不了了,娛樂業是否可重新營運? (話說地標級的Beach Club剛剛倒閉了。)電影院請開門吧!也許國內旅遊業也將見曙光?

對付疫情挑戰重重,並不只是因為衛生部辦事不夠周全,也不是因為人民防疫意識不足,而是整個國家多年來百病叢生,身體積弱,一遇大風就跌倒。上個月反貪委會偵破偽造護照蓋章集團,逮捕27位移民局官員。這很了不起,是吧?但你想想,這狀況已在我國存在多久了?多年前朋友的印尼女傭要回國,但打算再回來工作。朋友問:可是你的准證不是要過期了嗎?她說:很容易的,給五十令吉就過關了。我相信很容易,但很難相信這麼便宜,我們的五十令吉真的好好用。

政府無法掌握客工流動,又如何控管疫情呢?沙巴無國籍人士的問題也不是新鮮事。那麼,合法外勞我國又如何對待呢?上週人力資源部宣布調查違反1990年工人宿舍及設施最低標準法令的公司,其中包括當紅的頂級手套。原來我國有這樣的法令呢!這些年來有誰關注和執法嗎?如非疫情爆發,誰會搬出來講?雇主和政府漠視外籍員工,惡劣擁擠的居住環境如今變成病疫傳染的溫床。


薇薇娜爬樹上網考試,凸顯了我國網路覆蓋率不足,但這也是早就知道的,遲遲未解決的網路問題導致許多學生難以居家上課。我甚至可假設,若我國教育進步,施政公平,人才都留在馬來西亞,也許今天我們自己就能研發疫苗,不必向他國購買。

我已無法理解政府管制行動的邏輯,百宗時全國不能出門,千宗了請自理行動、自求多福。也許政府信任我們已經找到了和病毒共存的辦法。基本上,我把病毒當作車子就是了–被車撞到是會受重傷的,到處都是車來車往,難道就因此不出門嗎?只要過馬路小心,別站在馬路中央就沒事。對待病毒也一樣,把每個人當作車子,自己站遠一點就好。

我要跨州了,抽時間國內旅游去。紓解一下巨大的生活壓力— 我得換個方式紓壓啊,總不能這樣一直困在房裡吃曲奇餅。

2020.12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