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學生抄襲

难怪学生抄袭

最近當校園創作比賽評委,又發現參賽者抄襲,已不是第一次。莫說校園比賽,連重要文學獎如海鷗、花踪也有人抄襲,有者還是大專生。以前我會很氣憤,認為抄襲者無恥,明知是他人作品,居然盜用以圖揚名……但動機真那麼簡單嗎?我不那麼確定了。

日前有兩位中學生通過社媒聯絡我,問如何解讀我的一首詩《回家的原因》,從她們的提問我意識到老師有多用心。此作在課文中只有上半首,後半因“涉敏感課題”沒被收錄。但老師是要求學生上下兩段一同賞析的,也就是說他特地為學生準備了全文。

當時我正忙著修建公司網站,碰到許多技術問題,因為我對某些新科技缺乏全面認識,不過這可不要緊。每遇難題谷歌一下便可得解,然後抄貼代碼範例便可。而且,常常沒把代碼讀清楚,貼進去就是了,再執行一下看看有沒有我要的結果。若有,最好,也不必去搞清楚代碼究竟怎麼寫;如果不行才來認真分析。我怎樣建網站,和那兩個學生有什麼關係?

學生和我同樣是在抄捷徑,使用前人提供過的答案。網路太方便了,累積了全人類知識,答案搜一下就有;就算沒有,找人太方便了,問一下就有,完全不必動腦、不必費勁。這已是這一代人的標準操作模式,我受教育時在網路時代以前,但連我也變成這樣了。


可是,我這麼做並無大礙,因為我是舊時代教育的產物,功課都得自己想、自己做,基礎知識和技能都掌握了,此刻抄捷徑只為盡快完成手上任務。學生不同,他們還在學習階段,如果一直依賴輕易尋得的標準答案交差,而且順利在考試制度下一關過一關,他們還會覺得需要完整、透徹地學懂一門知識嗎?

他們習慣了快速取得答案以滿足制度的要求,也不打算把答案記起來,反正下次再搜尋便是。這有多可怕呢?你想像一下,你的醫生不知化學、不懂醫裡,只知道給你頭痛醫頭、腳痛砍腳,甚至連這個也不知道,當著你的面谷歌治療方案。

我怎能怪在谷歌文化里成長的孩子會抄襲文章參加比賽?要知道寫作是非常困難的事,奧斯卡獎師長要他參賽,但他根本沒經過獨立思考和創作訓練,於是,你猜他會從哪裡找答案?這樣的學生上了大專,一樣會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辦法。抄襲者不是無恥,而是無知。抄襲成風,是舊教育制度撞上新網路時代爆發的現象。教育改革必追不上科技,怎麼辦呢?

我沒有確切的答案,但我認為文學、藝術訓練或是抗衡谷歌文化的其中一種辦法,因為文學賞析沒有標準答案,難以搜尋;藝術訓練逼學生獨立思考,創作自己的作品。那兩位來詢問的學生,我沒告訴他們答案,我請他們自行詮釋作品,敢於發表自己的想法,就算和作者原意相差十萬八千里也無所謂。這樣,老師一定會為他們感到驕傲和欣慰的。

2020.12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