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遊樂場

Glass of IPA

這是難得的酒聚,男人幫,有情場老手阿村、盧克,還有情場奴隸阿茂。我密謀把話題引向女人的需求,自從花花盧克“搶”了小黃女友媚兒,我一直納悶究竟女人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會喜歡這個有家室的花花大叔。在我的認知裡,女人是求安定的,而盧克是全世界最不靠譜的男人,最高紀錄同時和五個女人交往。為求效率,他曾在一天內在同一個地點、不同時段約會五人。

“只要他們互相不知道對方存在,就可以了。”盧克說。

“紙保不住火!難道你不曾失手嗎?”阿茂不以為然。

“失手,有啦。麻煩一點,哄一下就沒事,有事的就分手。”

阿村雖說和三十幾人交往過,但和盧克不一樣。無論交往時間長短,當下他都全心相待,以“永遠在一起”為前提(不代表要結婚)。女生會喜歡阿村,這我能理解。女生喜歡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阿茂,我也能理解。為什麼會有女人喜歡盧克?

just married couple in wedding rings
Photo by Barna David on Pexels.com

“因為我有趣!”盧克肯定的說。

最主要的,大概要數他舌燦蓮花的功力,卻非言辭空泛,盧克愛讀書,學問淵博,說話很有營養。他因為飛機師的工作見識很廣,話題自然多了。他喜歡運動型機車,曾經單騎遊遍中印半島。偶爾載女伴出遊時高速飛馳,對很多人來說是新體驗。他的生活品味也比一般男人講究,我到過他家,連座機電話也設計新穎,馬幣過千,我問他這東西已經很少用到了,何必花錢,他說這樣好看。他收入豐厚,出入高級餐廳沒問題。可是,他說這些還不是他最有趣的地方。

“比方說,我遠遊前在女友家擺滿鮮花,讓她一開門就看到。”
“女友和家人外出旅遊一周,我寫好七封信,手寫的噢,讓她一天拆一封。”
“女友生日時正好獨在自國外公幹,我突然飛到和她慶生。”
“無端端送禮,這種驚喜是小兒科,我的可是自己的手作。”
“你會不會在下雨的時候,特地給女友送傘?”

阿村舉手投降:“媽的,沒你的錢,沒你的閒。”

“我還是覺得,全心全意就行了,這些花樣都不踏實。”阿茂說。


盧克呵呵:“一心一意是你的強項。”

我問:“這些都是短暫的啊,女人不是都求長遠安定嗎?”

“是啊,一般上來說。”盧克往椅背一靠,雙手放在後腦勺,說了他的金句:”我是遊樂場。”

purple lighted ferris wheel
Photo by sergio souza on Pexels.com

盧克繼續說:“安定很沉悶啊!不管男人女人,都偶爾要去遊樂場,玩玩鬼屋、過山車。你不可能在遊樂場安定的住下來,你還是得回家,但你需要遊樂場。”

眾男沉默半響,盧克似乎說對了一些什麼。我最近還聽說一個故事,一空姐問我朋友,她有兩個追求者,該選富有而自我的,還是平凡但深情的?朋友解釋了一堆,最後空姐才說其實她已婚。至於其他女人出軌的事,聽了不少。我不喜歡“出軌”這個詞,生命的軌道是誰設定的?難道不是自己?如果這樣,無所謂出軌不出軌,只是在選擇方向。

阿村問盧克:“你到底有過幾個女友呀?”

“絕對不比你少。”

“到底多少?”

“多到會想不起名字。”

我爆笑,想起盧克給我瞄一眼的筆記,裡頭盡是女人名字和資料,大概怕叫錯還是記錯什麼細節。

阿茂問:“我追一個已經累死了,怎麼可能?”阿村點點頭,望向盧克。

“因為你在追呀,我讓她們追我!”盧克呵呵大笑。

“我看,明明是你在追女生。”我插嘴。

“表面上好像是。但每個人都有弱點,呃,弱點說得不對。”盧克思考了一下:“應該說,都有慾望、有幻想,希望自己更有吸引力,希望更富有,希望被疼愛,希望生活更好。我為每個女人建不同的遊樂場,在裡頭她們看到想要看到的自己。”

“幻覺罷了!”阿村一副嗤之以鼻的樣子。

“人生不就是夢一場?不過,年輕人聽不懂。”

有一個問題我不敢問盧克: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敢問,因為弟兄聚會只求吹牛,不會真正談心,談心是很彆扭的。不敢問,因為那動機可能很可鄙,逼盧克挖掘自己最內裡的污垢,而這些污垢,很可能也隱藏在這裡每個男人的心裡,可能隱藏在我的心裡,我怕盧克掏出來的,其實是我們的不堪。

“嗯,你中年危機噢!”阿村調侃盧克。

盧克喝一口酒,嘆氣:”也許吧……”

“這是我最後的遊樂場。”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笑不夠嗎?
請買一本《男人這東西》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