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逆向的歲月

无可逆向的岁月

看到這兩天瘋傳的Kelisa逆向行駛視頻時,我的反應和大多數人一樣,是驚怖和憤怒。你經驗過在大路前方突然有車迎面衝來的驚嚇嗎?你很可能已體會過了類似的驚嚇— 在馬來西亞,我不信你沒遇過逆向行駛的摩托車,那些貪圖一時之便抄捷徑的傢伙。

逆向摩托通常靠路邊行駛,嚇你一跳便過去,殺傷力不大,逆向車可就不一樣了,殺傷力百倍,驚嚇程度也是百倍,這也就是讓人憤怒的原因。三年前檳城一19歲女生逆向行車,造成一死五傷,死者的妻子剛剛懷孕。因此,看到有人逆向行車,怎能不憤怒呢?拍下視頻的司機全程怒罵,雖污言穢語猶情有可原,但邊開車邊拍視頻,也難辭其咎。

那逆向開車的司機,原來是一七旬老翁。

couple sitting on the bench
Photo by Bruno Aguirre on Unsplash

有一天我在八打靈美嘉花園的交通燈左轉,為什麼我把地點記得那麼清楚?因為當時我以為有仇家尋仇,我左轉時對面方向交通燈轉綠,有一輛車要右轉和我走同一條路,可是這輛車的行駛路線卻不太對勁,是朝我衝來的,侵入我的左車道。我鳴笛閃避,這是哪個仇家啊?避開以後,盛怒之中我追上去鳴笛,卻發現開車的竟是我年邁的親戚。我鳴笛,他還悠悠閒閒地開車,恍若無事。


這位親戚的太太,年紀也不小。有一次我的朋友乘她開的車,眼見前方三百米處的交通燈轉紅,可是司機沒有慢下來的意思;兩百米,朋友耐不住了,輕輕提醒說“前面有交通燈噢”;一百米,朋友都開始尖叫了,司機只是“蛤”了一聲,然後就“碰”。所幸車速不快,乘客無恙。你以為前面被撞的司機會下車破口大罵?那司機也是老翁,他很客氣地說不要緊,自己有時也會這樣撞。

某友阿茂的媽媽年紀不小,平常少出門,也就不常開車。阿茂希望媽媽能自主自由,隨時想出門就出門,於是陪媽媽練習開車。練習以後呢,阿茂說還是自己載媽媽好了,媽媽視力沒問題,可是不知怎的會“吃”過別人的車道而不自知。提醒她時兒子還要被罵:“我哪裡有吃別人車道啊?不要亂講。”

那位七旬老翁,當時並無孩子接送,不是每個人都像阿茂媽媽好命。

同是本月,巴生有一八旬老翁逆向行駛,據說他沒有知會家人便獨自出門。如果我是那八旬老翁,我或許會想,為什麼我出門需要通知家人呢?為什麼我的行動必須依賴他人?回想我年輕時來去自如,還參加國際車賽呢!如今不過是要開幾公里去找個朋友,難道我連這樣的能力也沒有了嗎?

歲月這只魔獸,就是會一點一點的,把我們的視力吃掉,把聽力吃掉,把反應力吃掉。闖禍的司機沒有酗酒、沒有吸毒,他只是敗給歲月。他無疑是犯了大錯,把他交給警方和法律就好,不必加諸惡言。因為啊,我們每個人都一樣,終將敗給歲月。

2020.11.01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