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戴口罩的壞寶寶

不戴口罩的坏宝宝
本月開始強制在公共場所必須戴口罩,我完全不抗拒,因為我們就是一群必須要讓政府媽媽嚴管的壞寶寶。納吉案判決日,法庭外誰還記得社交距離這回事?
 
你看台灣寶寶,是全球抗疫典範,人民自覺,具公民意識,也不勞政府封城,病毒就是散播不開來。你看中國寶寶,人人聽話(不聽話的槍斃了),病毒一下子就圈了起來。我們的馬來西亞寶寶呢?戴著標誌隔離的粉紅手環,還大剌剌地去餐廳吃飯,到銀行提款。
 
戴口罩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居然引出全球社會百態,讓人莞爾。我們的寶寶可不是最頑皮無知的,你看歐洲寶寶要耍帥,不肯戴口罩;美國寶寶要自由,不肯戴口罩。美國地大人稀,照理說不該成為病毒傳染得最兇的地方,偏偏如此,這和人民的態度、文化息息相關,過於強調個人主義,便忽視了群體的福利。我國人民不至於心懷惡意,只是cincai,警覺性太低,僥倖心太強,
 
前幾天我到一家餐廳吃飯,當時網路有點卡,掃描四維碼稍慢,豈料店長對我招手示意免掃了,快進來點餐,我當下的反應是趕緊換一家餐廳。這兩天吉打州爆出西瓦幹嘎感染群,起因是店主從外國回來沒完成隔離就出來為禍人間,害得十來人病了,好像嫌衛生部不夠忙。為什麼店主不肯多待在家幾天呢? cincai,僥倖。
 
病例減少,人民放鬆戒備,因此強制戴口罩無可厚非。我倒覺得口罩的作用並不只在防止病毒傳播,更重要的是給大家視覺提醒— 危機尚未過去!也間接提醒大家保持距離、勤洗手。但也總還是有冥頑不靈的人,像某些美國人那樣,硬要違反安全作業,危害你我健康,似乎連執法人員也不甚在乎,要怎麼對付他們呢?
 
古代會把罪犯遊街示眾,以示警惕,但病人不能遊街散播病毒,那麼要對付那些不負責任的傳病人,能否用他們的名字命名感染群?比方說周若鵬不負責任出門為禍人間,若出事了那就叫周若鵬感染群,叫這傢伙遺臭萬年。這麼做違反病人隱私嗎?那麼,叫周X鵬感染群總可以吧?
 
我們cincai,但很愛面子,像半島電視台說我國的不是,我們不顧真偽便群起攻之。我相信若真可採用以上招數,十四天后病毒就完全消失了。
 
 
 

2020.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