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境界

最高境界

味覺、嗅覺你我都有,但我們都沒有品酒師的敏感度。香,是什麼香?果香,那麼有什麼果?橡木的香味又是怎樣的?什麼叫“酒體”,味覺怎麼會有重量?酒明明是液體,為什麼會說它“幹”?吞了就吞了,什麼叫“餘味”?
 
我一點都不懂,只知道好喝,和不好喝,咕嚕咕嚕吞下去,有點醉,和非常醉。對茶和咖啡有研究的人,必然也一樣敏感。一些平常事,專注經營到極致,能達常人不知的境界,發現全新樂趣,甚至做到普通人所做不到的,像在一片葉子上看見宇宙那樣讓人欣喜。
 
足球很平常,但球星羅納多參與過這樣的試驗,在室內球場向他發球,在球飛向他的當兒,關掉所有燈,羅納多還能在漆黑中攔截足球踢入龍門。後來再進一步試驗,在發球者起腳未接觸球的剎那便熄燈,羅納多依然能攔下足球!也就是說,他能僅憑發球者的肢體動作,便下意識地判斷球速以及其拋物線,然後準確地跑向足球落下的位置。我等凡夫,在黑暗中不跌倒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競技運動中這類例子不勝枚舉,比如桌球至高境界的“一Q清台”,細想一下有多麼困難!球手必須每次都能用恰好到處的力道、毫釐不差的角度擊球,不只要進球,還要控制好母球最後停在何處。又比如說飛鏢運動,鏢手要在七尺外擲中尾指般大小的目標,需要多麼精準的肌肉控制呢?飛鏢我也玩,特別能體會其中難度,看見高手錶現時尤叫我讚歎不已。
 
至少說說我比較懂得的事吧,比如賽車。著名美籍意大利車手馬力歐.安德烈帝曾說:“居然有那麼多車手,甚至包括F1級的,都以為煞車器只是為了減速。”平常人開車,煞車器當然用來減速,但在馬力歐的那個境界裡,煞車器是用來控制車子的重心轉移,加強前輪抓地力,減少後輪的,以便讓車子能更靈活地轉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比賽求快,遇到彎道卻必須減速,所以用這樣的技巧讓減速和轉彎交疊發生,節省時間。
 
原來轉向不只是方向盤的事!我師傅也教我用油門轉向,這又怎麼說?動力大於抓地力時,後輪會打滑。把油門控制得恰好到處,車子就處於飄移狀態,便可用油門控制方向了。除了耍帥,這技巧也可讓車子保持動力,盡快衝出急彎。
 
只要境界夠高,茶酒中可品出自然的氣味,沒有視覺也可憑本能的空間感接球,手腳可完美支配球棒、飛鏢。車子轉彎原來不只是靠方向盤,煞車器、油門居然也能控制轉向。這下你終於明白了吧,為什麼到了部長級的境界,就能用屁股想東西?
 
 

2020.06刊於新生活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