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是必需品嗎?

书是必需品吗?

“書是必需品嗎?”電視台記者問我,美玲她口罩後的表情我看不見,但靈秀的眸子透著希望的光,彷彿促我說出她想要的答案,所有愛書人都想听的答案。

不是,我說。書,不是必需品。

愛書是一回事,賣書是另一回事。愛可以盲目,做生意不行,得實事求是。不管大家平時說閱讀有多重要,疫情來到就考驗這“愛情”了,書的地位在哪裡,無所遁形,全球有幾個國家把書業當作必須的重要服務呢?不吃飯會死,不吃藥會死,不讀書是不會死的。

社會上也有些聲音說閱讀有助於維持心靈健康,管制令期間應讓書業像藥房那樣繼續營業,這些人的想法太浪漫了。就算書店開門,真會有人光顧嗎? “我不怕病毒,就是要去書店看書買書!”如果真有人這樣想,連我都會為他的精神狀況擔憂。

也不等疫情來襲,書店本就存活不易,此時連鎖書店關了幾間,非一日之寒。疫情之前,已經發現有些書店已在逐漸減少擺書的面積,改賣零食、電腦配件、雜貨等等。在商言商,亦無可厚非,但這也意味著出版社能賣書的空間逐漸減少。疫情爆發時,書店的第一反應是大量退書,而不是和出版社商量如何賣更多書,這是本地出版業者的無奈。

管制令期間通路封閉,出版社業績大受打擊,就算重開恐怕也大不如前,因為大家還是盡量避免出門。這是冬天的狀態,在如此氛圍底下諸事停擺,金流吃緊,印刷難為,新書也沒法出版。

流俗地

也並非完全沒有曙光。有些作者如陳嘉榮定時開直播,儘管不是為了賣書,也間接帶動可觀的銷量,出版社可嘗試複製他的做法(雖然我明白不是每個作者都能像陳嘉榮,我自己到現在還沒賣出幾本)。一些重量級文學家如黎紫書出新書《流俗地》,管制令也無阻讀者購書的熱情。

 掙扎的也不止是本地書業,外國業者也一樣在努力找出路,想方設法讓內容能接觸讀者,其中一種做法是製作有聲書,如果行得通,那麼出版社便可為現有的知識產權延伸出新產品。
 
此外,以我個人的觀察,線上購書增加了許多,雖目前難以彌補實體通路的銷量,但至少可見還有不少人和我一樣,認為書是必需品。咦,我不是才剛說書並非必需品嗎?
 
那得看你想要過怎樣的生活。活得像行屍走肉,是不需要讀書的。美玲,這是你要的答案嗎?
 
 
 2020.06.14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一條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