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之梯

隐形之梯

法國作家哲榮.布察給我介紹這位旅法的大馬作家,說我一定認識,她是皮里塔.沙馬拉桑。我不認識,但她在《種族之梯》一文中所寫的印裔困境,我認識,也許我們都認識,但拒絕想起。
 
我的魔術老師安森萊也是印度人,依我看他是我國最頂尖的表演者,但這十幾年來許多工作機會和他插身而過,問他為什麼,他給我看手背,我不解,他用手指摸摸手背說:“顏色。“
 
《種族之梯》說的就是這件事。皮里塔想把英文作品翻譯為中文,好讓華社能讀到印裔的心聲。那些我們本應熟識的心聲,總因距離而模糊,我們兩個社群之間有多遙遠呢?皮里塔和我同是馬來西亞人,居然要通過法國作家才找到我。
 
全文我暫不詳述,關於種族歧視,只舉文中一例:當你的親戚對小孩說:“你再頑皮,我叫印度人來捉你!”請問你及時糾正他了嗎?如果沒有,你沒資格說你了解種族歧視,那些印裔同胞每天面對的結構性歧視。在大馬的種族之梯,他們始終困在最下端。
 
皮里塔找我時,我正好討論著一群比下端更下端的人。管制令期間朋友的餐廳休業,回去開門時發現已經讓外籍勞工住了幾星期,食物吃了不少。他報警,警方嘆說這已是平常事。
 
在我國,合法、非法的外籍勞工人數逾五百萬,已遠超印裔同胞。這些人離鄉背井,只求糊口。他們在這裡生活,然而和我們的社群是完全切割的,某程度上和印裔社群面對的困境一樣,旁人選擇視而不見。坦白說,許多人甚至不把外籍勞工當“人”看待,他們只是滿足工商業所需的“功能”,是梯下的土。
 
我們不認為他們是有文化、有知識,新冠疫情發生後,只把外籍勞工看成是可能傳染疾病的“害蟲”。真的是這樣嗎?移民難民詩歌比賽自2015年起開辦,我相信其中一大用意是通過文學作品,讓大家看到功能背後都是活生生的人。儘管文學作品很難引起普遍關注,但主辦方用心著實可敬。
 
那位開餐廳的朋友並沒有心懷怨恨,反而發起籌款運動幫助失去工作而挨餓的外籍勞工,他看到的不只是個人損失而已。他還沒讀《種族之梯》,但他的作為正是就是皮里塔所呼籲的:
 
某些刻板印象和歧視已根深蒂固,你我都休想立刻改變些什麼。你能做的,是時時刻刻記得有這麼一個隱形的梯子存在著,如果你在梯子下面,叫上面的人聽你說話;如果你在上面,請聆聽下面的人說話。
 
 
2020.05.19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