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兩個字

“难民”两个字

大馬羅興亞協會向我國政府和人民道歉,副主席阿都甘尼說提出平等權益訴求者不過社群中一兩人,不知真偽,也不代表整個社群的意願。他說,他們知道,他們是難民。 “難民”,只是兩個字,對大多數人來說。 4月16日,我國政府拒絕收留兩百名羅興亞難民,他們企圖從浮羅交怡附近偷渡進來。 “偷渡”,也是兩個字。

我不是要談該不該收留難民的問題。有一百個理由應該,有一百個理由不應該。據知我國部分人民對羅興亞難民要求平等對待非常不滿,先說明我所讀到的言論是片面的,局限於華人朋友圈,一般說法是:我們是主,對方連客也不算,收容已是大度,何敢大放厥詞?再者新冠疫情危殆,行動管制令下邊界封鎖,國人困守家中,豈能再收留外人?這是不應該的一百個理由,都是合理的擔憂,其中也許還有難言的潛台詞:XX的我們生活在這裡六十年了也還沒看到平等待遇,你們算老幾?  

什麼是偷渡?這些人在關口出現了,我們只看到一群衣衫襤褸的不速之客。 4月15日,孟加拉在其海域發現一艘難民船,上有近四百位羅興亞難民,餓得奄奄一息。四百人乘一艘船,算多算少?因新冠肺炎而卡在日本港口鑽石公主號,當時有七百名乘客。  

難民船不是鑽石公主號。它漂流了兩個月,走私頭子常常暴躁的虐打難民,有時一天有一杯水、一餐醬料吃,有時沒有。一些人口渴難當,被逼喝海水,你知道那解不了渴,只會使人更加脫水罷了。船上難民估計在行程中大約死了百人,死了,頭子就把他拋下海。這是偷渡,這兩個字背後的意思。

在我國登岸的偷渡客,是否也經過這些我們無法想像的苦難?我們看著“偷渡”兩個字,這“不道德”的兩個字,只想到有人闖進我們家的院子,有人闖進來就得把他趕出去。為什麼他們甘願離開家園,偷渡到未必收留他們的地方呢?是不是因為所謂的家園比難民船更不堪?是否因為在原來的地方性命堪虞,投身大海反有一線生機?

我們控訴說行動管制令把我們困在家裡,而難民連家也沒有。平常人就只看到“難民”這兩個字,沒有面對面見過他們,忘了他們也是人,比我們不幸一萬倍的人。我不是要談該不該收留難民的問題。有一百個理由應該,有一百個理由不應該。不能收留,自有苦衷。我想說的是,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不願收容就罷了,不必再毒言相攻– 命運的詛咒已經夠狠毒了,他們離開以後再投奔大海嗎?我沒勇氣去想。  

2020.04.28刊於中國報

相關作品:《而他們不回頭就投身躍入》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一條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