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與愚毒

病毒与愚毒

武漢病毒肆虐,自會讓人聯想起二十世紀初的西班牙流感,所奪性命難計其數,估計在1千7百萬到5千萬之間,感染約5億人。西班牙流感也未必源自西班牙,當時是一戰期間,參戰的德英法美為了不讓疫情影響士氣,故審查新聞;西班牙沒參戰也沒審查,相關新聞最多,好像西班牙疫情最嚴重似的,大家就習慣把它叫做“西班牙流感”–也沒聽說西班牙控訴不公平。

一戰的死亡人數是2千萬,病毒殺人倍之,比人殺人還可怕。照理說有這樣的歷史教訓,我們不會輕視武漢病毒才對啊?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有一句名言:”我們從歷史中唯一學到的教訓,是我們不會從歷史中學到教訓。“西班牙流感嚴重散播,一大原因是人民不知情,政府也沒有及早行動,如果人類真能汲取歷史教訓,中國當初就不會隱瞞,然後“累街坊”,讓武漢病毒全球趴趴走。如果真能汲取教訓,歐洲人就不會拒絕戴口罩,美國人也會及早防範,也許全球確診數字不會是如今的一百萬宗。

不過,武漢病毒不會演變成像西班牙流感那樣的悲劇,因為今天我們有了對付疫情的新武器,不是什麼靈丹妙藥,而是網絡。因為科技,李文亮和幾位醫生才能揭發病情,迅速警告身邊的人,官方也來不及阻止。現在,幾乎每個人都能即時知道疫情發展,然後做最有利的決定自保。


知識真的是力量,可是知識傳得快,蠢話和謊話也一樣傳得快,網路同時也方便假新聞亂傳。比如有人說喝溫水能殺毒,一下子全世界都聽到了,總有一些人聽信,搞不好還因此受害。幸好有識之士自會出面譴責,真知識和真愚蠢像星戰的Light Side和Dark Side長期在網上互相抗衡。其實這樣也不錯,坐困愁城時,能看到那些真愚蠢往往蠻有娛樂性。

部長全副武裝在大街洗地,大街上只有她一人全副武裝。任誰也知道她只是隨便灑灑水拍拍照,浪費了一套衛生裝備,真正做工的是其他人,她怎麼會以為我們不知道?婦女部教女性在家要多化妝、少嘮叨,說話語氣要學小叮噹,這笑話廣傳全球,昨晚剛看到連南非諧星Trevor Noah也在節目中取笑我們。不過,依我看,這是眾多笑話中唯一可被原諒的,理由很簡單–

婦女部一定也有男人在工作啊!那則訊息我猜一定是bro們設計的!是bro們在婦女部安插的無間道,找機會拯救一些弟兄,可謂用心良苦啊!


2020.04.05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