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腸與病毒的三世因果

粉肠与病毒的三世因果

話說這條粉腸,那天醒來覺得身體有點不舒服。他看了看新聞,沒特別注意病毒的事,只知在中國嚴重,在這裡也有幾宗,百萬人裡的幾宗,那麼微不足道的百分比,要感染比中頭獎還難,離自己十分遙遠。

日子如常,比如去找朋友吃飯,又比如參加大型宗教活動。別人不明白粉腸的需要,粉腸是空心的,總覺得人生不踏實,得用飄渺的神話填塞。他去集體拜拜,帶著稍感不適的身體,和幾百個和他一樣有心靈需要的人肩並肩一起向虛無一拜再拜不知幾拜。

粉腸把病毒傳給教友,教友再傳給親友,接下來十幾天,武漢肺炎確診病例飆升數千,死了幾十人。全國封鎖,千萬人不得出門;經濟停擺,窮人家徬徨不知如何度日–全都因為這條粉腸,能不叫人生氣嗎!還有其他罔顧安全一起拜拜的人,不是腦殘是什麼?

我說的是南韓的31號病人,(abuden?),一個年過六旬的女人。她參加的是邪教組織新天地耶穌教,說邪教是抬舉了“教主”李萬熙,他不過是南韓的盧台長,騙局罷了。如果31號是粉腸,那李萬熙也是,若不是他,何來大型集會?


真要追究下去,粉腸一號也許是那個在武漢想吃野味的人。野味漢和31號一樣,心裡一點惡意也沒有,這只是他的日常。野味漢沒感染病毒,不過為了服務他的小販不知接觸了什麼,成了第一宗確診病例。因為某隻野生動物經過華南海鮮市場,半個地球停止轉動。然而,這只是其中一種推斷,病毒何來其實暫無結論。疫病是果,其因未詳。那麼,我們還應該生氣那一條條粉腸嗎?

二戰時期納粹黨殘殺數百萬猶太人,粉腸之最當然是希特勒。可是,或許還有比希特勒更粉腸的人,那就是他爸,當時他肯戴套,不就拯救了幾百萬條性命嗎?

因果不只是佛家說法,西方哲學家亞里斯多德也有類似的論調。凡事必有因?美國魔術師翩.吉列卻提出了另一看法,激蕩了我一下:大多數人“需要”相信因果,因為世間紛亂諸事必須要有合理解釋,才能讓人安心,而世事本就是雜亂無章的,事情隨機發生,沒有因果可言。

不管是病毒還是希特勒,如果去追究那一層又一層的因由,終究是千絲萬縷,是無數個巧合底下剛好促成事件爆發。你可以找出幾個讓人安心的“主因”,但若誠實面對的話,也許就得承認“壞運氣”這回事。去拜拜的31號只想種善因,豈知得惡果?佛家怎樣解釋呢?今世不報來世報,用輪迴來補足因果論的缺陷。也許佛祖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因為我也無知,所以不能再責怪31號和其他粉腸,因為不知者不罪,這一切都是意想不到的後果。眼前該做的,僅僅是那些目前可掌握的事–醫生醫病,科學家研發疫苗,而我們這些凡人,就把自己關在家裡,別再給世界添亂。

2020.03.29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一條評論

  1. 我說點題外話,1,這次冠肺病發源地已由中國科學院證實不是海鮮市場,發源時間是去年11月。 2,你的觀點我同意。 3,瘟疫因季節氣候反常,這是外因。內因是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和飲食習慣,濕邪與熱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