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聽風雲

窃听风云

曾在視頻中看過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對一群年輕人說,他不被允許使用iPhone,因為不夠安全。他是黑莓鐵粉,當總統以後特勤局要他換手機,他也不肯,國安局只好特別為他增強黑莓手機的加密功能。後來黑莓沒落(因為改錯名,“又黑又黴”,能不沒落嗎?),iPhone也提升了保安功能,美國總統也能用iPhone了。
 
莫說總統、資安部,就算我們這些平民百姓,也知道手機通訊未盡安全— 可能領袖們太忙沒看電影,以竊聽為主題的港片有《竊聽風雲》系列,德國電影有《竊聽風暴》,多不勝數。可是我們從來不擔心被竊聽,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平凡,沒什麼影響力,誰要來聽我們的無聊八卦呢?我們不會advise大人物該做什麼,又不懂得那些偷龍轉鳳、指鹿為馬的陰謀。但一國之領袖不同,談話內容和政策攸關,一通電話可影響民生,甚至國際關係,很難想像前首相對資訊安全馬虎至此,但,這真的是因為他馬虎嗎?
 
監聽固定電話(landline)是很容易的事,聲音無法加密,只要在屋外或電話站阻截,就可原原本本的聽到對話。現在大家都在用手機了,相信納吉也不例外,資料往往有加密,監聽比較不易,卻也不是不可能。若通過正常的法律途徑,有電訊公司配合,是可能阻截一般通話的。但倘若資安意識夠強,改用Whatsapp或Telegram通話,又更難監聽,因為這些app有端對端加密,也就是說所有離開你手機的訊息都經過加密,只有接收那端才可解密,阻截了也沒用。
 
要對付如此加密的通訊,還是有可能,要好像間諜電影那樣偷到目標手機幾分鐘,加載間諜app或者裝竊聽器,直接盜取加密前和解密後的聲音。廣東話俗說“有心人裝冇心人”,若當事人自以為隻手遮天,萬事在握,沒有設防,有心人就有機可乘。這些錄音是2016年的,啊我想起那年反貪委會前首席專員丹斯里阿布卡欣“被辭職”,只是一時想起隨便說說。為什麼這些錄音到現在才匿名呈給反貪委會呢?你要說是政治陰謀也行,不過你也要想想那掌握錄音的人,是否也害怕哪天自己突然被裝進油桶然後灌滿水泥?
 
竊聽道德嗎? “受害者”自然會從這個角度炒作,轉移視線。該問的是,錄音內容所談論的事又合乎道德嗎?傷害公眾利益嗎?合法嗎?噢,原來竊聽在馬來西亞是合法的,人權律師賽列佔左翰說,檢察官若相信監聽有助蒐集罪證,可授權警方為之,最諷刺的是這法律是在納吉政府執政時於2012年修訂通過的。

 
2020.01.14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