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馬智禮

再见马智礼
馬智禮在宣布辭職的記者會上表現溫文儒雅。他細數政績,十之八九我不知道。此後,忽然有好多人彈出來感謝馬智禮,比如感激他對特殊教育的貢獻等等;又有說黑鞋乃家長要求,已從上個政府研究到這個政府,馬智禮只不過加緊落實。總之,根據所有馬後砲響來總結,我們錯失了百年難得一見的父母官,他的唯一毛病是只懂教育不懂官場。
 
假設馬智禮真的做了很多實事,我們應該感謝他;但如果這些實事要到辭職那天才有人注意到,那麼他也許真不太懂得政治,手段不如人,也太不善於自我宣傳。他也說了,自己是教育界的學者,感謝首相給予機會出任重職。這位學者他不知道,指溝渠拍照是很重要的,對芝麻綠豆地方官重要,對高官也重要。你天天清潔溝渠,又不肯找記者來拍照,誰知道是你的功勞?
 
官場內大家無時無刻都想方設法標榜自己有多厲害。馬祖基英國劍橋去不成,死死也要弄一張美國劍橋的文憑;賽沙迪凡是閒事都要多管,私人公司徵聘員工的語言要求他要管,熊貓公司和員工的糾紛他也要管;裡祖安把注碼押在飛行車上,天天講,甚至願意親身犯險試乘,到哪一天真的成事,大家就記得他是革新我國工業和交通的功臣。
 
這社會無視默默耕耘的人。如果你喜歡默默耕耘,卻又期待有所作為,千萬記得要找個Youtuber來拍你默默耕耘的樣子,然后買廣告boost video,確保多一些人知道你是個默默耕耘的人。
 
馬智禮的說辭裡提到貪污,又提到傳言怨言都甚多的校園網路設備,讓人不禁胡亂猜測他“被辭職”的原因。我剛讀完添姆.卡瑟的《超級資本主義》,不管在哪個國家,霸級企業能影響甚至操控政策,是很”平常“的現象。然而,到底首相和馬智禮說了什麼?辭職的真正原因是是什麼?外人自是不可能知道了,但這真的叫人好奇,因為在記者會上馬智禮不停地稱讚老闆睿智,又一再強調自己效忠於黨;連記者問他三道問題時,他都答非所問,只說將效忠於黨罷了,只差沒像《封神演義》裡比干那樣挖心。
 
記者會上馬智禮的笑容似乎太燦爛了些,像在掩蓋某些情緒,怕一不小心就會透漏落寞— 也許是我多心。馬智禮希望他奠下了改革基礎,以後可延續。誰是下一任教育部長?首相高深有如食神星爺,”點會俾你估到?“ 他自己再任首相,會不會找安華再任教長? (我講笑罷了)
2020-01刊於南洋
過去一些談馬智禮的文章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