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之死?

超人之死?

我是真沒想到丘光耀製作的《互利共贏的一帶一路》會掀起這麼大的風波。這風波很無聊,我在另一篇文章談過,何必浪費金錢作書送書、擦中國的鞋?不知是哪個巨賈扔的金子,也不見得中方會為大馬做一樣的事。以為把漫畫從校園回收也就罷了,還列為禁書!警方還要盤問作者,後來丘光耀辭去馬中商務理事會的職務。

似乎沒誰為丘光耀出頭,我原以為唯一有義氣的李存孝,轉頭就變臉了。我想慨嘆政治無情,卻又不盡然。我不認識丘光耀本人,知道的只是屏幕上的他,還有朋友口中的。朋友相信他的熱情,某年大選朋友參與助選,後來候選人落敗,丘陪伴這朋友在指揮中心外的黑暗中落淚。我欣賞他的地方,正是張盛聞不欣賞的–粗口文化。我支持罵髒話嗎?不,我曾有語言潔癖。重點是無論張盛聞和我喜歡與否,無數人的言談中就是包含了很多這樣的“標點符號”。

我欣賞丘光耀很聰明的不故作高尚,懂得選擇最市井的語言觸動最多的人,這就是行銷。當年他連串火爆的脫口秀,用沒人敢用的語言、說出大家壓抑心底的怨氣,讓許多華人投向火箭,超人功不可沒(可惜據知氣焰太盛,得罪不少本應同道的人)。然而漫畫事件沸沸揚揚之際,諸戰友卻連忙切割關係,怎不叫人痛批政治無情?可是這也難怪啊!沒誰能為一件“壞品味”的事義正言辭,就算要讓黨看起來沒義氣這只好這樣了,暫時犧牲一人也好過得罪全民。


這確是部壞品味的作品,儘管我沒看過全書,也許就好像為它寫序的、為它鋪路進校園的人一樣–否則怎麼可能完全沒有嗅到問題呢?丘負責“馬中關係”或有盲點就算了,其他人也完全無感嗎?但無論怎樣壞品味,我始終反對禁書,因為我崇尚言論和思想自由,不管內容有多麼糟糕,且由我自行判斷,不要某某官員為我決定什麼能看、什麼不能看。我曾為書店客戶進口藝術書籍,卻在海關被充公,理由是因為有裸露的圖像,有的人藝術和色情傻傻分不清。

禁書、查禁電影這樣的作為,在網路時代已無實際意義。禁了一本書,讀者立刻可從外國購買電子版;刪剪了一部電影,觀眾馬上可在串流服務找到完整版。但政府不會輕易放棄審查內容的權力, 以便在“必要”時完全切斷資訊來源,就好像在納吉時代屏蔽《砂拉越報告》那樣。在未來十年裡,恐怕還是無法看到完全的自由。

丘光耀真被“犧牲”掉了嗎?這樣的說法有點瞧不起超人。熟悉漫畫的人必定知道DC《超人之死》那一期,超人未必真死。況且,他是一個人,不是一顆棋子;人會自尋出路,不會任天擺佈。據報導說,張盛聞放了個#狡兔死走狗烹的hashtag,這個hashtag留給馬華自己用,若是我最多會用#飛鳥盡良弓藏。烹了就沒了,而良弓暫藏,需要時可再取之射獵,搞不好以後又有肆虐的九個太陽呢?
 
 
 
2019.10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