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欺負熊貓

不要欺负熊猫

我一直以為私人公司要怎麼制定內部或外包員工的薪酬,只要不低於規定,是那家公司自家的事。倘若員工不滿意,無論辭職或罷工,都是公司自己承擔的後果。公司為什麼要調整薪酬呢?坦白說斷不會純粹為了員工福利,說到底還是為了效率,保持競爭力,和對手一教高下。青年及體育部長賽沙迪“為人父母官“,關心罷工者本無可厚非,對相關公司提建議也還合理,但有必要在把一家私人公司的課題搬到內閣討論嗎?他嚴詞譴責該公司以至引發群眾杯葛,我更不敢苟同。請問是否我以後為自己的公司做什麼決策以前,都要打電話問過賽沙迪?

熊貓公司不想再負擔送餐員的時薪,一定有它的理由,比方說顧客下單不足、冗員過多,為了盈利只好變通。如果政府乾涉,如果熊貓屈服,恢復原本不利於公司營運的薪酬制度,最後因虧損而裁員甚至倒閉,結果是更多人失業,屆時賽沙迪就是罪魁禍首。唆使群眾排斥“高傲”的公司(究竟是誰高傲?),演變成杯葛,如此造成公司虧損,被逼裁員甚至倒閉,結果一樣是更多人失業,賽沙迪還是罪魁禍首。你道最開心的是誰?便是熊貓公司的對手,此後對手一家獨大,更可能抬高價錢、壓低送餐員薪酬,那時候我們不只要吃很貴的外賣,還要看送餐員無奈的臭臉,每看一次就會想起賽沙迪是罪魁禍首。

市場背後有亞當.斯密斯所論的“隱形之手”操控,部長多慮了。也不是叫政府完全不管,政府要做的是製定政策,建立公平競爭的平台,然後讓私人界自由操作。交通部插手管制召車服務,導致合格的司機數量劇減,下來幾個月可能召車困難,造成消費者不便。本來我是覺得不愉快的,但仔細想想,這些私人轎車作商用,影響的就不只是車主,更多乘客的福利必須受保障。召車服務司機控訴說在車卡上標記了召車車種,以後賣車時價錢就會大跌,但新車主不也應該有權清楚知道車子過去的用途嗎?政府這樣的干涉,才算是有理的干涉。

儘管我不是熊貓的忠實客戶(我通常用隔壁那家),我還是非常支持送餐服務,十分尊重餵養我多餐的餐廳和送餐員。因此,請大家不要隨便跟著暴民起哄欺負熊貓,暴民並沒有好好思考,真要支持送餐員,應該多點餐才是,才可能增加他們的收入,杯葛只會讓他們收入減少,甚至失業。噢對了,請問送餐服務關青年體育部什麼事?奧運增加了送餐比賽項目嗎?
 
 
 
2019.10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