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賊工會

盗贼工会
這天盜賊工會開會員大會,賊頭,噢不,會長先到會所。會所供奉著神明,神明的形像是一隻雞,聖名”雞“。左右護法一邊是河馬,另一邊是豬玀。傳說中在一千年前,雞偷施法,彈指間就把三千萬人的錢挪為己用,此後就成了盜賊膜拜的對象。
 
會員不僅限於強盜、小偷,但凡盜取他人血汗錢的,都有資格加入。本來有收會費,但每次收了以後都不翼而飛,後來作罷,大家都以自願、義務性質服務工會,為盜賊群體共謀福利。會員陸續來到會所,神色凝重。今天要討論的事項是:電子錢包、電子貨幣開始嚴重影響盜賊生計。
 
“那天我搶一個老伯,錢包裡竟然只有幾塊錢!我罵他怎麼沒帶錢出街,他說都在用電子錢包。”
 
“我搶一個年輕人,也是沒現金,我挾持他去提款,連銀行里也沒錢,都轉到電子錢包了!”
 
眾人開始騷動,集體訴苦。一位強盜外號“大道”,因為凡路過他身邊的人他都會搶,他大聲建議:“錢在手機,那能不能搶手機?”
 
另一邊的賊人“肥水”搭話:“你的名字果然就是叫tak tau,沒讀書啊?手機可以追踪,而且解不了鎖。”
 
“我們可以hack電子錢包嗎?”大道問。
“會hack電子錢包,我們還需要當強盜嗎?”肥水反嗆。
 
會長開腔了:“當務之急……”
 
肥水舉手:“能不能不要講四個字的那種東西,我聽不懂?”
 
“咳咳,真不思長進……我們要向政府反映,必須制止電子錢包繼續發展。”
 
政府為什麼要聽我們的?連普通人民的話都不聽了! ”
 
“你們想想,政府很怕失業率高,因為失業的人可能會當強盜,治安就敗壞了。如果連強盜都失業,怎麼辦?”
 
大家一陣沉默,是啊,當初大家書都沒念好,數理一下子用英文教一下子又用國文,適應不來,什麼都好像只學了一半。連課外活動也不完善,游泳課開辦了沒有泳池,因為酒店不肯借出來;有的學校私開電腦班但要另外付費,爸媽又不肯給。老師在課餘都在忙填表格,沒空理會學生生死。中學勉強畢業了吧,擠進先修班,但後來大學學額又不足。要到私立學院升學,又負擔不起學費。後來就只好當強盜了,每個盜賊都有自己的origin story。
會長把頭別開,凝視著神壇上的雞偷像:”政府會聽我們的,因為如果我們都失業,只剩一條出路:就只好都從政去了。 “
 
2019.09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