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國泰民安,鬼得閒做乞丐咩?

如果国泰民安,鬼得闲做乞丐咩?

在大道上,一群飆車黨在賽摩托車。有人表演前輪離地,有人趴在座上扮超人。遇到這些飆車黨,要嘛放慢車速讓他們走得遠遠的,不然就超車逃得遠遠的(不難,他們的極速其實也只不過百一),深怕他們不知吃了什麼藥,會不會突然就把你當成洩憤或搶劫的目標。飆車黨是本國奇觀,有時候載外國朋友時遇到,我會促他們快看快拍照,炫耀我國“國寶”。這下可好了,在青年及體育部長賽沙迪鼓吹Gojek之下,以後你不只可以召車,還能召摩托車,這些摩托超人以後會來載你。
 
我國的青年及體育部長不知怎的向來關心飆車族,以前有凱里,說要用飆車黨這些不法之徒當警方耳目,自然引來一番譏諷;今有賽沙迪,想引入印尼Gojek,讓摩托青年多有一項工作選擇。我最近越來越懷疑靚仔,粵語說“靚仔冇本心”。國會裡最靚仔的大概就是賽沙迪了,他忽略了本土的Dego Ride,引進外人的Gojek,算不算一種“冇本心”?他管好青年及體育部就好啦,踩過界干涉交通的事,算不算花心?他身為馬來西亞人,先是譴責扎基爾,爾後又幫他說話,算不算移情別戀?
 
飆車黨是社會問題,之前有建議開放跑道或另闢場地給他們表演,都是治標不治本的。詩人Jamal Raslan的得獎朗誦詩作《摩托日記》裡述說一個家貧的青年,面對家變,自覺沒有明天,在車友群中尋求認同,以飆車為逃避。最打動我的一句是:“你隨處都看到他們,但你不曾直視他們的眼睛。”我們只知道飆車黨危害公路安全,破壞治安,何曾想過他們可能也是社會的受害者呢?套用周星馳在《武狀元蘇乞兒》對皇帝說的對白:“丐幫是否解散,不是看我而是看你。如果國泰民安,鬼得閒做乞丐咩?”飆車黨真要用摩托車來工作,出路已經多得很,可以送貨、送外賣,他們現在不做,有了Gojek也不見得他們就會做。
 
交通部長陸兆福之前是反對Dego Ride的,理由是安全問題,但內閣若同意引入Gojek,他也必須支持。如果接受外來的Gojek,就沒有理由打壓本地的Dego Ride。我認為安全考量不是重點,雖說摩托車的確比較危險,但它們本來就在路上開了,加上載客送貨服務應該不會過分添亂。我不反對Gojek或Dego Ride,要做就讓他們做吧,存活與否自由市場會決定的。

2019.08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