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團體都有一個怪咖

grayscale photo of man in jacket standing on stop sign

幾乎沒有人知道我是虛構協會的理事,也很少人知道有這團體。我們的宗旨是維護虛構自由,為了貫徹虛構的宗旨,連這個宗旨也是虛構的,但我必須強調這個虛構協會的確存在,而且每年都開會員大會。
 
有的會員全年無聲無息,但到開會時就會出現了。為了表示不是為了免費晚餐而來,他拼命發言,不管哪位領導說話他都反駁一番,對會務吹毛求疵,連橫幅上字體大小也要批評,拖慢會議進度。大家看在眼裡怒在心底,但和領導們一樣,選擇默默忍受,誰敢和他槓上,他和你沒完,那麼一年就不只要應付他一次了。

grayscale photo of man in jacket standing on stop sign
Photo by Arianna Jadé

每個團體都至少會有一個怪咖,這是機率問題。保羅.巴比雅和羅拔.哈爾的著作《穿西裝的蛇》中說,大約1%人口有精神病態的症狀。精神病態說的不是拿刀砍人的瘋子,而是一種人格障礙,其中特質包括嚴重欠缺同理心、無法理解情緒;極其自私,毫無責任感,無道德觀念,為達目的可以犧牲任何人。這些“病患”,從外面看來是完全正常的。 (乍聽之下,彷彿整個政壇都是吧?)書裡探討的是如何發現職場上的精神病態管理層,解釋他們怎樣巴結權貴、壓榨下屬往上爬。作者說若發現上司病態,走為上策,他們毫無道德界限,正常人是絕對鬥不過他們的。
 
如果百人中會有一個精神病態,那麼當中有幾個怪人是必然的了,這也許就解釋了為什麼在崇高的國會裡,會有公正黨上議員英然這種角色。他只從男性的角度,啊不,男性下半身45度角來思考,建議立法保護男性,免受女性誘惑而犯上性侵犯罪行。這種話,任誰都會知道說出來只有討罵的份,英然卻彷彿不知,而且不只一次這麼說,據報導記錄他過去還指摘女裝運動服引人犯罪,已經被罵過一輪了。這是否表示他無法換位思考、考慮女性的處境和情緒?
 
英然就像我那虛構協會裡的怪咖會員,不知怎的他就如此存在著,純粹是個數學巧合。我不知道他之前有過什麼建樹,不過他曾為海軍,必然對國家有所貢獻,不可抹殺,那個怪咖會員也一樣,不會一無是處。可是,換了個場子,舊思維就未必適應於新環境。怪咖會員可容忍,反正虛構協會也沒幹什麼實事。但上議員消耗的是國家資源,就不好再委任這樣的人吧?不過,英然會沒事的,月漏論的邦莫達不是還好端端的存在著嗎?
 
每個團體都至少會有一個怪咖。如果你說,咦,我的團體沒有怪咖啊,搞不好你自己就是。
 
 
 

2019.08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