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華人的語文過敏症

大马华人的语文过敏症

讓小學生學習爪夷文書法,居然也能變成喧鬧的課題。首先,不要相信反對黨的說法,比如馬華副會長陳德欽抨擊行動黨,支持此舉等同讓華小變質,出賣華社。就算行動黨救了一隻貓,反對黨也能把它說成出賣華社的–你為什麼花時間救貓?不花多點功夫承認統考?噢你出賣華社!
 
然後,不要相信執政黨的說法,副教長張念群說這是趣味語文教學的一環,沒有考試,學生沒有負擔。其實,職責上她必須支持教育部的政策,無力扭轉,就只好說服華社。連華教方面如董教總的說法也不要輕信,他們發文告說堅決反對,認為爪夷文書法無助於學習國文,而且多學一種文字徒添學生負擔。
 
若說爪夷文無用,老實說我以前上的美術、音樂、幾何、三角、體操似乎通通沒在生活派上用場。咦?又好像有。我多認識了美術的歷史,自己畫不了至少也能欣賞;成不了數學家,但解題鍛煉了邏輯思維,對我後來編寫程式有莫大幫助。 (體操就不怎樣,我目前幾近癡肥。)生在馬來西亞,多接觸一門馬來友族的藝術,其實無可厚非,你也不知道這些知識未來會發生什麼效用。
 
三邊都不要相信,當然更不要輕信喧嘩的網軍,就自己動腦筋思考一下。我相信你和我一樣,一聽到孩子要學爪夷文,想都不想,心裡就老大不願意。為什麼呢?一大理由是華人從來沒當過老大,還時時刻刻擔憂老二僅有的權益會逐漸被老大侵蝕,爪夷文單元說不定是推動伊斯蘭化的一小步。然而這是情緒反應,多學一門知識、一種文字,真會讓華教變質嗎?這種說法,和高樓燈光呈十字架狀會誘導穆斯林改教,有什麼不同呢?
 
爪夷文只是書寫國文的一種文字,但因為使用族群多為穆斯林,難免把它和伊斯蘭聯想在一塊。從我上美術課後來沒有成為畫家(或畫匠)推論,再看看我身邊讀了華小卻沒有因此脫教的馬來朋友,這爪夷文書法課的效果大概和白鞋換黑鞋一樣,若說是陰謀那是太抬舉了,陰謀是要花很多腦力的。
 
我們的這種語文過敏症,很難治好,嚴重起來還會有點精神分裂的現象。這邊擔憂國家侵犯華人權益,另一邊又表現愛國愛得不得了。我國歌手以格在歌唱節目上錯稱中國為“祖國”,格外刺耳,和我們的愛國情操格格不入,鍵盤俠們紛紛啟動格鬥模式,欲格殺之而後快。也不知道講稿是不是製作單位準備的,一個女子身在異鄉,也許製作單位叫她怎麼所說她就怎麼說了。她學音樂,對語文不如我們敏感,事後指正就好,不必欺人太甚。
 
據說學書法能陶冶性情,且來寫幾個字看看能不能讓過敏症平復些?我不會爪夷文,就算會,還是無阻我選擇書寫中文。

2019.08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一條評論

  1. 好一個海納百川
    多麼有氣度,多麼有胸襟的主題啊!
    但是內容,一字一眼,都在塞,都在數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