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人逃跑了,跑去哪裡?

佣人逃跑了,跑去哪里?

某日醒來,就沒看到傭人了。抽屜都打開,凌亂一片,馬上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心頭一驚,第一個念頭是去找幼小的孩子,看他還在床上熟睡,至少安心一點了。這是多年前的事,最近又發生在友人身上,喚起當時的驚悸。報警是必要的,儘管警方多數無能為力;向中介公司報告以後,慢慢收拾殘局。報警、報失、報告,就是沒法報仇。


當下必然是懷恨的,平日待她不薄,甚至有說有笑,幾近朋友,萬沒想到對方原來一直密謀叛走,之前的和睦都是假象,這是對雇主心理上的傷害。她這麼一逃,雇主原先支付的中介費都浪付諸流水,再僱傭人又要支出一筆昂貴的費用,這是金錢上的損失。加上申請過程繁瑣、過渡期間生活諸多不便,這些賬通通要算到她頭上,她跑去哪兒了我才不管,最好是地獄。但時隔多年,我可以比較抽離了,開始能思考一些當時沒想過的事— 傭人究竟跑去哪兒了?

這是【鵬黨】專區,加入才可讀全文。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