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古當黑心工廠和色情按摩院,有什麼相似之處?

巴西古当黑心工厂和色情按摩院,有什么相似之处?

12歲的依法哇菲拍打自己的腿,要它別再顫抖了。顫抖不因為害怕,他是巴西古當毒氣事件的受害者。但怎會不害怕啊?依法哇菲的母親諾麗拉哈欣對記者說,孩子出事以後便無法正常行走,什麼時候會好起來呢?身為父母,誰能不焦慮?他的父親依漢哇茲潛入能源科藝環境部長楊美盈和業內人士的閉門會議,指責政府遲遲沒有實際行動。

反對黨自不放過這種機會,抨擊政府對巴西古當污染事件反應太慢。我想起大約30年前,爸爸對我說的故事。在他更年輕、還在當記者的時候,同事問他要不要去參觀大山腳的煉毒場。爸爸不敢去,心里納悶,怎麼同事說得像尋常觀光?販毒在馬來西亞可是死罪;再者,連普通記者都知道的煉毒地點,難道警方不知道嗎?為什麼毫無行動呢?

吉隆坡燕美路的商場好久沒去了,不知是否還像20年前那樣充斥著翻版CD?多年前某日閒逛,發現許多商店匆匆關閘,裡頭忙亂的在收拾。老闆說待會貿消部會來掃蕩,咦,他怎麼知道的?更奇怪的是,老闆不是把翻版商品全部收掉,而只收掉部分,再把另一些擺出來。他說,好讓官員有東西交差,順便清掉不好賣的垃圾。


繁華商圈中常常可見一些處在二樓的按摩中心,大腳形狀的霓虹燈一閃一閃的。有些招牌上打出來的價錢比誰都低,我喜歡腳底按摩,好奇去看。黑色的門是鎖著的,門上的告示牌寫著電話號碼叫顧客預約,而裡頭明明有動靜,門口有閉路電視監視著,叫人渾身不自在。我再笨,也知道這裡沒有我要的腳底按摩,趕緊走人。

這種店很多,我有著和對那煉毒廠一樣的疑問:該管的人,都不管嗎?第一種原因可能是,沒人報警,就沒有啟動警方調查的機制;另一種可能性則和上述賣翻版CD的例子類似,也和巴西古當的黑心工廠類似。

反對黨就此事批評希盟政府,還真厚顏,難道巴西古當的違規工廠全都是去年才建好的嗎?污染行為全都是去年才發生的嗎?當然不是。前政府地方機關“一直”沒有發現它們嗎?

楊美盈面對的挑戰非常艱鉅,不是關掉十家或一百家違規工廠就能了的--關掉一百家,還有會在再生一百家出來,因為腐敗的環境就是會滋生病菌。如果她要、她能、她敢,最終需要追究的會是包庇奸商的貪官,牽扯出龐大的利益網。

我有時會想,那些受賄的人如果早知道會害了依法哇菲,還忍心這樣做嗎?


2019.07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