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玩笑

历史的玩笑

上次去香港不知是幾年前,計程車內和司機閒聊,不知如何談到中港關係,他指向街邊的一些行人:“這些便是大陸人。”我問,你怎麼知道?他說:“他們不一樣。”

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永永遠遠的龍的傳人。怎麼個不一樣?其實我是沒話找話說,我何嘗看不出?輪廓微妙的差異是線索,穿著即便我是服裝白癡也感受到顏色碰撞產生的衝擊,也不必等到對方開腔說話聽口音。有香港的朋友說:“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即便香港是“中國的”。

我常暗自慨嘆歷史開的玩笑。同一民族,用相同的語言,文化相近,意識形態最終大相徑庭,中國大陸一塊,台灣一塊,香港一塊,大馬華人也成一塊。說的也不只是華人,南韓北韓不亦如是?因為這種差異,大陸以外的華人對中國司法和人權尊重的嚴重不信任,足以讓百萬人上街抗議修改引渡條例。非政府組織估計200萬人上街,警方報告的數字是33萬,200萬很可能是吹的,官方數字也可能拉低,但取中間數字也是非常驚人的百萬,等於說除了老幼,每個壯年都站出來了。


香港的民主,像大貓爪邊的金絲雀,就算大貓承諾50年不變,金絲雀怎能不緊張兮兮?回想大馬華人,何嘗不是馬來種族主義邊的金絲雀?華教課題、統考課題,無時無刻都在挑動我們的神經,所謂的“中華膠”若能從這個角度去想,或能對香港人民多幾分同理心。如今群情洶湧,逼迫林鄭月娥下台,但林鄭下台以後會否又是另一親共的領袖上任,這事香港人民左右得了嗎?當中有說不盡的無奈,這種無奈,身在大馬的我們應該也相當熟悉。

香港警察全面出動和人民對峙,用的是橡皮子彈、催淚彈,對於參與過淨選盟集會的朋友來說,這情形好不熟悉。警方有執法的職責,輿論放大警方的暴力,這種抹黑必不盡確實。我們也曾在催淚彈的這一邊,被嗆得淚涕俱下時很難原諒發彈的警方,但冷靜下來後會明白罪魁禍首是發號施令的人。 “槍口抬高一公分”?那是
太理想化的案例,執法者不是這麼操作的。

中國的槍口會不會抬高一公分?中國的大砲會抬高十公分,好打得更遠一點。類似的事情發生在六月,彷彿也是歷史開的玩笑。

 

2019.06.17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