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機有病

打机有病
這是《 有病》系列裡8篇中的第3篇

不是我說的,是世界衛生組織說的,本月正式把“電玩失調症”列入疾病分類,顯然打機很不衛生。病徵有三:無法自製、打機大過天,且破壞正常生活,比如不上班、不睡覺,如此持續一年就算有病了。機友反駁說目前的科學研究根本不足以診斷,更別說治療了。機友說得對,但是世界衛生組織也做得對,正是時候。

我也是機友,大學時曾通宵打外星人,就算進入社會工作了,和怪獸搏鬥到凌晨也是常有的事。電腦遊戲很好玩,絕對有讓人上癮的可能。為什麼好玩呢?有一萬個理由,比方說故事性的遊戲會讓人追情節,就像追連續劇一樣;但從比較科學的角度來看,說到底原因只有一個:安多芬(內啡肽endorphin)。這是腦內分泌的荷爾蒙,能鎮痛減壓、讓人愉悅。運動時會分泌安多芬,所以有人說跑步會叫人上癮;做有趣味的事情時也會,比如寫好一篇文章、唱好一首歌曲等等。

打機也會讓大腦釋放安多芬,每打死一隻怪獸、征服一片領土或是晉級,儘管是在虛擬世界裡發生的,於現實一丁點功用也沒有,但大腦不理會虛實,愉悅是一樣的。遊戲中有大量“獎勵”機友的報酬,坐在電腦前便可不斷感受安多芬所帶來的愉悅,比起跑馬拉鬆容易多了。 “電玩失調症”在2007年以前不成大問題,那年之後就毛病就逐漸成型–


2007年iPhone推出,此後行動裝置席捲全球。以前要打機必須坐在家裡電腦前面,機友不能隨時玩,後來手機逐漸變成主要的遊戲平台,機友便可隨時投入遊戲。再加上高速網路變成像空氣一樣普及,遊戲變成可以多人參與,社交元素讓人更難抽離。隊友要進攻敵國了,你還在公司開會,好意思嗎?

遊戲要盈利,一靠廣告,二靠充值買虛擬商品,先決條件是必須能“勾著”機友不放,因此設計了多種“獎勵”不斷的刺激分泌安多芬,遊戲變成可能讓人上癮的毒品,天天都在機友的口袋裡。每逢生活不如意或偶爾閒著無事,就掏出手機逃離現實,久而久之是可能像真的毒品那樣磨滅心志的。

不管有沒有確鑿的科學研究作為證據,世界衛生組織此時把“電玩失調症”當作是病,是合適之舉,藉此引起大家關注,警惕以下。不過,電競產業也越來越蓬勃,已有所謂的專業機友,可以維生甚至賺大錢呢!若我打機上癮,可否美其名說我是”工作狂“呢?

其實,要戒掉遊戲說難不難,下定決心按下uninstall罷了。不管後來會不會reinstall,至少你曾經成功uninstall過,以後要再uninstall就沒什麼障礙了。

2019.05.28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