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催生中國科技新霸?

谁催生中国科技新霸?

據說兩頭大像打架,中間難免壓死幾隻鼠鹿。中美貿易戰對我這普通消費者來說,是遙遠的事,本來漠不關心,連隔岸觀火也懶,儘管知道在全球化經濟底下,莫說鼠鹿,連螞蟻都或多或少遭受牽連。比方說在消費鏈最末端的華為手機用戶,手機差一點變磚塊。

川普“領導”下的美國一直敵視中國。在川普樂譜中的那支歌仔,是大多數美國人愛聽的:所有的錯都不是我們的錯,是他們、他們和他們。美國人失業通通歸咎於外來移民,我們來建一道長城擋著他們;經濟疲態皆因來自中國的不公平競爭,我們設定重重關稅和管制來對抗中國。不管多離譜,川普要貫徹他的說法,鞏固他那“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超級英雄地位。以國家安全為由抵制華為的5G技術,也是這說法底下的戲碼,但並非無理,我也不信任中國的技術。

倒不是因為技術不成熟,儘管的確還沒做到最好。從一個末端用戶的角度來說,我總是避免使用中國開發的軟件,一來介面細節不盡完善,二來運作效率未必最佳(比方說耗電)。中國屏蔽外來競爭,沒有谷歌、臉書這些相對成熟的對手作比較,產品做到“夠好”市場便接受。同樣的情況是否涵蓋其他科技領域呢?這我不確定,但可以確定的是中國無論在人工智慧、處理器、超級電腦等領域都比其他國家走在前端,他們的“夠好”已是十分穩固了。

我不信任中國軟件的第三個原因是:我不放心中國公司的操守。今年四月,谷歌把百度子公司Do Global的所有app下架,同時列入黑名單。 Do Global旗下數十個app有整5億用戶,堪稱最大宗的拉黑事件。原因為何呢? Do Global在app裡做了惡意的廣告欺詐,比方說自動點擊廣告以騙取廣告費。此外,Cheetah和Kika的app也曾遭下架,都是中國公司。我不是因為這些負面新聞才不信任中國科技的,早在互聯網未普及以前,就听說許多到中國經商而受騙的故事,我自己最近也中招。

可是,操守還不全是我不信任中國科技的最主要原因。出了幾家害群之馬,不代表所有中國公司都不可靠,還有很多詐騙案子和中國完全無關。中國科技最讓我不安的理由是政治的,中國政府權力太大,就算公司全員剛正不阿,也無法反抗政府乾涉,因此用戶沒有安全和隱私保障可言。以WeChat為例,它不像Whatsapp有“端到端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也就是說如果騰訊受指示要審查你的訊息內容,是可以做到的。內容審查在中國不是新鮮事,連“維尼熊”也因為“褻瀆”習近平而遭禁一天。如此,美國因國安考量禁用華為科技,確無可厚非,但把抵制延伸到零售電訊產品,又未免有點不智了。


不管華為在全球賣多少手機,用戶始終在用美國軟體。很多人十分依賴谷歌電郵、地圖等服務,切割了谷歌,中國以外的用戶大多不會考慮購買華為了,此舉的確會打擊其國際銷量。不過,為什麼要這樣打擊華為呢?如前所述,不管是華為還是三星賣得好,手機的“靈魂”是美國的。重擊華為或其他中國廠商,三星和其他商家得益,美國不見得有直接的好處,反而可能種下惡因。

華為早就意識到依賴美國科技並不安全,萬一中美關係生變不能再用安卓,它的手機生意就完蛋。早在2016年便已有消息說華為正在開發替代的作業系統,以備不時之需。可是,安卓在全球已是根深蒂固,用戶習慣已經養成,要推出嶄新的作業系統,那是愚公移山,連微軟進場也鎩羽而歸。如無重大變卦,華為怎麼也沒必要放棄安卓,而如今川普政府恰恰製造了這個變卦。

我不禁想起了珍珠港事件,如果日本不沒事找事偷襲珍珠港,打醒美國,美國未必會正式加入二戰,歷史或許就改寫了。如今川普沒事找事敲華為,也敲醒了全中國手機廠商,如果他們組成聯盟,合作開發並推行新的作業系統及網路服務,川普就親手催生了美國行動服務產業未來的勁敵。

連微軟也做不到的事,中國手機廠商聯盟能做到嗎?當初微軟推出全新的視窗電話,企圖改變用戶既有的行為習慣。 app開發商必須為視窗重新編寫app,可是在視窗電話還未普及時,大家都不願意投資時間和金錢,於是視窗電話嚴重缺乏app,最終收檔。有此前車之鑑,中國廠商很可能以安卓開源軟件為基礎,開發可與現有安卓app兼容的作業系統,減少用戶面的阻力。

至於其他谷歌服務諸如地圖、app庫等等,中國市場早有替代,只是暫時不比谷歌完善。川普逼虎跳牆,中國廠商為了國際市場而傾力整合改善產品服務,不是不可能的事。有時候就算產品不那麼好,可是因為中國的經濟力量和軟實力強大,加上便宜的價錢,用戶還是會接受。比方說WeChat的介面、微博的運作是有缺陷的,但是我必須用它,因為中國的朋友都在用。但這個“不夠好”的狀況只是暫時的,在國際競爭底下必會進步神速。未來和美國公司打擂台的新作業系統和網路服務也一樣,先有國內龐大的市場支援和練兵,在面對全球時持續改進。

兩頭大像打架,鼠鹿只是受了點傷,看來會召集更多鼠鹿還擊。風水輪流轉,誰想過微軟視窗會在生活中退居二線呢?誰想過蘋果會讓座給谷歌呢?我過去閒時一直假想誰能挫敗坐大的谷歌,如果以上催生中國科技新霸的預想果然發生,答案是始作俑者川普。

 

2019.05刊於《當代評論》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