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暗時,想到周金亮

灰暗时,想到周金亮

從中學開始知道周金亮,我是台下的學生,看他在台上彈吉他唱歌,萬想不到以後會互相認識,還同台演出。認真回憶一下,二十年了,想不起他有過任何不快樂的時候。這,可能嗎?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也許只是因為他善於隱藏罷了?自己無論如何不順利,也沒必要讓旁人看見。

我最近就看見了一個人的低潮。此人是藝術家,我和他不熟,初見面不多久便開始發牢騷談起人生之難。他年輕時曾是美術界吹捧的新星,關於畫畫的事我聽不懂,總之後來事業停滯不前。就算他不說這些舊事,我也可從他舉手投足間聞到怨氣。我親眼看見他走過一盆花,花就枯死了。

周金亮不一樣。他在台上唱歌表演,總能把觀眾逗得開懷大笑。他唱歌並不特出,偶爾還會忘詞,但觀眾都沒在意,鼓掌還更用力呢!有一次演出他和學生同台,那是他在百忙中抽空為中學生辦的音樂會。這些年輕朋友在台上說感言,能上台表演對他們來說是不可思議的。周金亮需要做這件事嗎?他忙創作、忙製作、忙表演,在大陸有好幾個項目在進行。最近某大學找人談動地吟,講酬很低,他也爽快答應。他沒有需要答應的。


他讓人快樂,不只是在台上。好友傅承得說,只要看著他吃東西就很快樂了。周金亮似乎很會享受吃這回事,尤其是蝦,每逢聚餐只要有他必片甲不留。他還不時講笑話,有時候是無色的,總能讓人笑得人仰馬翻。這人從來沒有不快樂的時候嗎?連工作室進賊,損失慘重,他也能拋一個笑話就帶過。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難道周金亮始終一帆風順嗎?約20年前和他一同參演動地吟巡迴時,傅承得常在台上開他玩笑,說他曾是南洋十大歌星。那是真的,可是那種娛樂圈的光環也消退得快。他總是笑笑,很快就能逗得大家把他捧為“我們心目中永遠的十大”。從卡帶時代,走到連CD也瀕臨絕種的時代,他有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以前別人總告訴我做音樂會餓死,你看,我活得好端端的。

周金亮最風光的時候,也未必比得上那位藝術家。可是藝術家比不上周金亮的鍥而不捨,笑看風雲。我以為自己和周金亮相熟,但細想一下可能不算熟絡,因為我不知道他那些低潮的時候。人一定有低潮,只有真正相知的朋友才會知道。我倒沒必要知道那些必然存在過的低谷,只需要知道周金亮始終拒絕停留,一直笑著往前走,不停在動,不停在闖,後來的草原如此開闊。

就算現在我看著天色灰暗,又有什麼大不了呢?終究會亮起來的。

2019.05刊於南洋

灰暗时,想到周金亮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