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開車有什麼不同?

在日本开车有什么不同?

在東京七天,沒聽過一聲車笛,除了一次,有一個老外行人闖紅燈。日本人實在禮貌得可以,禮貌這回事是互相鼓勵的,在東京開車,我馬來西亞的暴戾忽然消失無踪。

然而日本司機並不像澳洲“無聊”,日本人是會超速的。我在澳洲黃金海岸區開車,大道筆直車流稀鬆,大家還是乖乖慢駛,叫我想起20年前在美國,有一次和室友鮑勃從馬康鎮回比奧利亞過感恩節。美國地大,城市間的公路直插地平線,舉目荒蕪不見車影,鮑勃還是龜速慢駛,我馬來西亞的靈魂按捺不住了,問他為何,他說不要超速。奉公守法沒什麼不對,只是無聊罷了。

咦?為什麼說到奉公守法,不舉鄰國新加坡為例呢?新加坡不算,那邊大道車輛太多,小路則每300米一交通燈,要快也快不起來。加上處處電眼,守法未必是本性,新加坡人來到南北大道不超速的話,那才算乖。禮讓大概也不是新加坡司機的特性,我試過在轉彎前300米就開了信號燈,還有一位大嬸die die不讓路的。當然,我這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

日本這樣剛好,很像家鄉馬來西亞,但比大馬好一點點的是大家在“很禮貌地偶爾超速”。和日本完全相反的地方有兩個,一是雅加達,二是上海。多年前我到雅加達出差,當時沒開車,只乘計程車,那是Uber和Grab以前的時代。計程車司機穿得很隨便,和我們的沒兩樣。他像是剛被淘汰的失意F1車手,把對生命的所有憤怒都發洩在公路上,雙車道硬擠成並列的三輛車,誰也不讓誰。他過彎時的OS必定是:“不如我今天死吧?想想還是不了。”我在後座嚇得差點漏尿,下車時連找錢也不等了。


塞車司空見慣,我在雅加達第一次見識“塞摩托車”。從酒店高樓望下來,一大堆摩托車像一群蒼蠅般,擠在路口動彈不得。這真的不是開車的好地方,四車道的大路上居然會有一排流浪漢佔據整條左車道討錢,警察也管不了。路況比馬來西亞糟,計程車司機在避過一個路坑後,用一個我很熟悉的詞解釋:“korupsi”

上海的計程車司機身穿白色制服,還打領帶,表面上比雅加達文明,但其實壓抑著暴力傾向。明明看見自行車過馬路,他衝到自行車前半尺才停,自行車主也絲毫不懼,不只不閃不避,還不看計程車一眼,彷彿早已練就金剛不壞之身。計程車終究沒有撞飛自行車,司機就把怒氣通通用我聽不懂的方言粗話發洩出來,讓後使勁用車笛把粗話按成摩斯密碼。

聽說還有更亂的地方--印度。我沒去過,只是道聽途說,尤其叫我印象深刻的是諧星拉索彼得如此形容:“有空間就鑽。“交通規則僅供參考,市中心外的地方連柏油路也未必有。路上不只有車,可能還有牛。雖然沒去過印度,旁邊的斯里蘭卡倒去過,那是內亂平息兩年後,那裡沒有鄰國印度混亂,還相當“正常”。只是從機場去哥倫坡市中心的路上見到“奇景”,每個路口都有交通警察指揮交通,都不裝交通燈,難道警察的薪酬比裝交通燈還便宜?

我無法說馬來西亞最好,雖然我最喜歡這裡,因為熟悉。如果我生活在印度,大概也會適應那種“適者生存”的法則,覺得交通燈很多餘。從東京回來後,發現我把禮貌遺留在東京。某日差點撞到闖紅燈的摩托車,本能地破口大罵“&*&%”--

突然覺得好親切。

2019.04刊於Top Gear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