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仔變鬼佬

鬼仔变鬼佬

我對老街沒太深厚的感情,那是因為我並不曾在那裡生活過,但那是祖輩活動的地區。我不知道老街算不算法律上應受保護的古蹟,可是它確是幾代人的記憶,一磚一瓦都有歷史的重量。半島上的華人似乎特別珍視老街,也許是因為街上留有先輩的血汗,在這個異族隨隨便便就嚷嚷“回唐山”的地方,老街像連接華族和半島的臍帶。

華人重視歷史,因為歷史是文化的養分,古蹟、老街都在提醒我們從何而來,立足於此時此地遂有了意義。記得曾訪岳墳,立於岳王廟前,幼時讀過的“盡忠報國”忽然歷歷在目。茨廠街、蘇丹街不也這樣提醒我們關於先輩的努力?然而,我們珍視的,別人未必。每有外力要摧毀這些記憶,我們反抗,但歷史價值總是敗給“發展”。 1991年新山土地局強拆柔佛古廟山門,近年為了快鐵破壞蘇丹街,怎麼抗議都沒用。

鬼仔巷的情況卻有點不一樣,商家本意“修復”而非破壞。修復是無可厚非的,羅馬競技場、中國長城等古蹟若不是長期維護,恐怕今天已經看不到了。可是,沒有人會蠢到把周星馳演的“武狀元蘇乞兒”畫在長城上。古蹟修復是一門專業,用什麼材料、上什麼漆,都有所講究。《十口足責》是一本關於古蹟的書,作者林金城對我說,本地人缺乏保護古蹟的意識。若有意識,至少會尋求專業援助;若無,就會做出好像陳氏書院屋頂上那盞夜總會霓虹燈那樣的東西。很多人不只缺乏意識,連品味也沒有。

十口足责

保護老街、維護古蹟,本該是政府來做的事,相關的非營利機構也可能擔當重任。可是,如果落到私人商界手中,難免處處以利為先,最好把全部東西拆掉改建購物中心。就算企業有社會意識,卻還是沒有修復古蹟的專業,此外為了節省開支,也沒有誘因聘用專才。別人做壁畫,我也來做壁畫。畫什麼好呢?周星馳《功夫》的包租婆。那可是香港的東西,喚起的是對香港和電影的記憶,一副畫就讓鬼仔巷不再是鬼仔巷,變成周星馳的片場。難怪向來致力於保衛老街的張吉安那么生氣。

修復如果做得對,沒什麼不好。原本的街巷殘破不堪,讓人不敢涉足。維修以後賦予新用途,再次吸引人流,也算為老街注入新生命,那叫“重生”。修復不當,變成有些人說的“歐洲風”,鬼仔巷不是重生,而是“投胎轉世”了,變成鬼佬。這下恐怕回不去了以前的樣子了,多麼無可奈何,過了那條“奈何橋”,就真的是見鬼了。

2019.04.16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