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竊無罪

偷窃无罪

十多年前去台灣會見商界前輩,前輩對馬來西亞不熟悉,我介紹概況。當時國內又有人主張實施回教法,談及偷竊得截肢,前輩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偷東西要砍手?這……不太文明吧?“

我說:“這很文明啊!我們的議員說。”

“啊?怎麼說得過去呢?”

“因為我們砍手前有麻醉。”


前輩笑斷了腰,可憐這對我們來說並不是笑話,一不小心就幾成事實,縱然說回教法只加諸於穆斯林,但非穆斯林始終憂心忡忡,老怕不知怎的會延燒自身。有人說,若不犯法,又怕什麼回教法呢?這說法不盡正確,一些規條在千多年以前製定,千年以後物換星移,社會價值觀大大改變,原原本本的套用舊法,適當嗎?

汶萊嚴懲同性性行為和通奸的法律剛剛生效,對“罪犯”施以石刑,就是用石頭砸死的意思。此舉引發國際抗議,譴責汶萊踐踏人權。好萊塢明星佐治.克魯尼呼籲杯葛汶萊所擁有的酒店,可是汶萊盛產石油,汶萊蘇丹富甲一方,福布斯雜誌估計他個人財富有200億美元。就算真的全民杯葛汶萊公司,大概也難傷蘇丹一條汗毛。

偷窃无罪

湯姆斯.弗里曼在著作《世界是平的》中討論一項有趣的觀察,一個國家的女權和石油產量成反比。為什麼呢?石油帶來巨大財富,而這些財富又通常集中在男性掌權者當中,自無動機讓女性抬頭。可是,當石油耗盡,再無法依賴天然資源帶來財富時,要拼經濟便唯有動員全民,無論難女。當女性也能貢獻社會,經濟必須仰賴女性時,兩性地位也就趨向平等了。

說到底:錢作怪。當一個人的錢多到可以用來黏在四面牆當隔音棉,任世界再怎麼罵他也聽不到的。因此,估計汶萊政府將一意孤行,不會像我們的政府那樣U轉。那麼,一些汶萊人民怎麼辦呢?大可向我國議員學習學習,參考我們優秀的智慧。

巫統國會議員丹斯里諾奧馬說,偷東西只要沒給人逮著, 就不算有罪。按照他這個邏輯,就算殺人放火,只要沒被發現便是聖人,死後天堂預留了位子。他這個讓國人氣煞的論調,搞不好對有些人有用。如果身在汶萊,政府又鐵定不改變現有法律的話,切記諾奧馬的真言,關起房門不要被發現,就“無罪”了。

2019.04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