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殺人狂

解剖杀人狂

如果森美蘭宗教司莫罕默尤索夫的說法成立,我現在應該已是殺人魔了。在紐西蘭槍擊慘案後他說應該禁止《絕地求生》(PUBG)這樣的電腦遊戲,因為它鼓勵暴力,教年輕人喜歡戰爭。啊這就對了,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一定是因為各國領袖玩太多電玩。西方的英法戰爭、美國內戰全都是電玩惹的禍;中國史上的三國之爭也是,曹操吃不到雞,只有雞肋,生氣了就殺人、發動戰爭。

年長的宗教司與時並進,居然也知道PUBG,還算上道,但槍戰類的電玩何止PUBG?我在Doom、Counter Strike 等遊戲中至少發了上萬顆子彈,殺人不眨眼,但我在現實中手無縛雞之力,而且彬彬有禮。我猜他自己大概沒玩電腦遊戲,否則就知道遊戲世界和現實之間的界限十分清晰。青體部長賽沙迪對電競肯定比他熟悉,斬釘截鐵的否定暴力槍殺和電玩之間的關係。他說不管有沒有電玩,極端分子始終存在。極端分子和我們一般人的界限也非常分明,我們永遠不明白直播連殺50人的槍手他腦子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兇殺案發生以前,他也只是個尋常人。

1966年在美國德州奧斯丁,25歲的前海軍查爾斯威曼也是個尋常人。他在日記裡說,自己向來是個智商正常的人,可是不知何故最近總有奇怪的想法。 8月1日午夜,威曼殺了母親和妻子。清晨時他帶著步槍和滑膛槍登上德州大學的高塔,隨機開槍殺死16人,傷31,另有一人在30年後因舊患而死。警方在槍戰中犧牲一員,最後登上高塔擊斃威曼。為什麼一個尋常人會突變成殺人狂魔呢?


紐西蘭槍擊案兇手是主張白人至上的極端主義者,我至此未提其名,是因為響應紐西蘭總理阿德恩,總理說此人求名,故此她拒提他的名字,紐西蘭連名字也不給他。但這種極端者多得是,馬來西亞也見不少,為了某種主義舉布條喊口號甚至打人是一回事,要去到持槍殺人的地步,必然還有某種強烈的動機,使得兇手放棄原有的正常生活,背棄親友,甘願坐牢甚至賠命。

在威曼的驗屍報告中發現他的腦裡有腫瘤,擠壓著杏仁體,這個部位產生情緒,尤其是求生的恐懼,專家說這“有可能”是導致威曼失常殺人的原因,儘管無法完全確定。我好奇,紐西蘭槍擊案兇手會否也因為類似的生理問題才變成殺人狂?那隻有開腦才知道了--我的意思是,現在就開,活生生的開,好給受害者一個交代。

 

 

2019.03.26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