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教育不當學生是人

如果教育不当学生是人

承包商假扮議員助理向華校要求抽取撥款三成當佣金,還大言不慚,說不抽成他的利潤就沒了。咦?難道他承包的項目是虧本做的?華社一般覺得華校能獲撥款已是難得,豈容有人要撈掉三成?於是憤而揭發。這事件叫我感興趣的點是:為什麼那位假助理可以那麼單刀直入、恬不知恥,抑或他打從心底認為分一杯羹乃理所當然?

再重提多年前的老故事,交通執照考官對拒絕賄賂的某友說,無論他開車有多好,都不可能通過,還有比這更”霸氣”的嗎?有,另一朋友說交警教官在課堂上對新丁說喝茶是傳統,不容破壞!能有比這更”霸氣”的嗎?還有。比如土團黨副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公然在土團代表大會呼籲政府以職權分配資源和項目給區部主席。

《人生开阔读老子》+《人生励志读论语》賽沙迪譴責如此行為幾近濫權舞弊,反貪委會是可能介入調查的。然而,不止阿都拉昔繞個彎批評賽沙迪愚蠢,據報導黨內還有多人抨擊我們的年輕部長“傲慢”。啊!到底是誰傲慢了?這真是橫蠻之至的霸氣了,為什麼用公款惠益自己人,他們覺得一點問題都沒有?這是讀“禮義廉恥”長大的我輩華校生百思不得其解的。後來,我赴檳城參加著名作家、學者傅承得《人生五書》的新書發布會,傅老兼談教育,從孔子教育理念看大馬教育,大概就為我解釋了這種現象。他說,政客都“目中無人”,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的教育體係從來並不把學生當人看。

馬來西亞教育大未來(套書)他以潘永強博士所編的《教育大未來》系列為引子,說我們的教育還停留在18世紀末的普魯士教育制度。其時適逢工業革命,這種制度的目的在於培養一群服從、平均、擁有基本生產技能的工人,以“平庸”為目標。我們竟然就這樣一直延續使用這種制度。而孔子主張“因材施教”、仁本教育,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不能僅以單一方法灌輸生產知識而已,可見孔子早已走在教育思想“尖端”。在功利為先、人文為後的教育下,並沒把學生當”人”來教育,反倒像為機器輸入電腦程序罷了。那麼,又怎能期待他們有仁愛之心,推己及人,為大眾福祉而努力呢?往後他們不會以人為先,故說他們“目中無人”。部分這樣僅求私利的人越爬越高,終成為國家領導。

慕克里茲挺賽沙迪,馬哈迪也很快“隔離”阿都拉昔的言論,說這只是他的個人觀點,政府並不會這麼辦。但事實是這種思維已是根深蒂固了,真要改變國家命運,要從根本著手換掉人民的腦袋,便是改變教育。那是百年樹人的大業啊!五年一屆的政府中,誰有能力和魄力推動改革?難道校鞋顏色都換了、大學內的油站都建好了,人心就會改變了?

 

2019.01.08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