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處不穀歌

人生何处不谷歌

你覺得如今對你生活影響最大的個人或團體,是哪些?父母嗎?孩子大多都不理會父母的話;學校嗎?離開後什麼都還給老師了;政府嗎?不高興可以換掉;肯定不是哪個偉大作家,因為大多數人都不閱讀,作家的萬言巨著還比不上臉書朋友的兩句留言。所以說,朋友的影響力最大了? — 可是,是誰決定你看到哪些留言?是臉書,你每天都在看的臉書。所以臉書影響最大了,是嗎?

可是你不刷臉書的時候更多,這些時候不管你在看什麼資訊,都有另一家公司”可能在關注“著,那就是谷歌。若沒有好的搜尋引擎,偌大的網路將變得無用,谷歌是目前最完善的搜尋引擎,你非常依賴,也就是說它掌握了你在社媒以外看到的所有訊息。 12月中旬谷歌首席執行員桑達爾皮猜出席美國眾議院聽證會,議員質詢他關於隱私方面的課題以及谷歌是否歧視保守派。平常這類新聞普通用戶如我甚少關心,但聽證過程中爆出趣事,議員問:為什麼搜尋”白痴“這關鍵字時,特朗普總統會跳出來? (我試了,真的。我也立刻試試搜尋”馬來西亞賊“……)

皮猜解釋說這是根據大數據演算而得,沒有偏私。這演算辦法複雜且神秘,是谷歌的智慧財產。特朗普上任以來獨斷獨行,負面新聞不斷:不尊重媒體、槓上記者、搞砸美中關係、歧視移民,最搞笑的是堅持在墨西哥邊界建”長城“阻止非法移民,為此提案不惜讓美國政府停擺。諧星約翰奧利維曾在評論節目中鉅細靡遺的分析長城開銷巨大,以及非法移民如何輕易找到漏洞;旅美中國諧星黃西的笑話更精簡:”要說長城我最清楚,不work的。“前兩年我每對大馬政府感到絕望時,就會去看看特朗普的新聞,暗自慶幸還有其他大國的領袖更丟臉。因此,搜尋”白痴“會出現特朗普,沒什麼稀奇,並非谷歌刻意操控搜尋結果,有所偏頗。可是,谷歌不只是一家搜尋引擎公司。


你用的瀏覽器是谷歌做的,許許多多網站的廣告服務也是谷歌提供的。你到亞馬遜瀏覽了一下手錶,忽然發現其他網店也自動推給你手錶廣告;你搜尋了一下航班,旅遊、行李箱廣告陸續出現。這些都是谷歌可能在背後操縱的。聽證會上另一議員舉起手機問皮猜:”我現在站起來,從這個位子走到那個位子,谷歌知道嗎?“皮猜說:”By default不知道。“言外之意,是他們若要知道,是能辦到的。通過谷歌地圖,谷歌已能精準掌握你的地理位置,在某些市場如日本還有室內導航,我去過哪家店、逗留多久,谷歌一清二楚。

谷歌滲入生活每個縫隙,影響非常深遠。臉書也出席過聽證會,因為被懷疑受俄羅斯影響而左右了總統選舉結果,特朗普才當選了。谷歌能有這樣的影響嗎?絕對可能。我們能棄用谷歌嗎?很難。我們一直在用私人資料換取方便,谷歌是某種”必要之惡“。谷歌的內部格言是”不作惡“,也只能希望它貫徹此原則不會變成惡魔,目前還真看不到能取而代之的服務呢!

 

2019.1.1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