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不齒的不是Caryn Yean

让我不齿的不是Caryn Yean

Caryn Yean在臉書留言不到十個字,就引起公憤,丟掉工作。我看了不寒而栗,天啊我每週發表至少三篇千字文章,至今還四肢健全冇穿冇爛,必是有滿天神佛庇佑了?非也,我只是謹守一些原則,可免百日之憂。第一,是對人要有基本尊重。就算是對惡人,更何況是殉職的消防員阿迪呢?第二,是不要隨便碰別人的神,不然滿天神佛都護不著自己了。在馬來西亞生活怎會連這點”常識“和自製力也沒有?

作家薩爾曼·魯西迪的英文拼寫是Salman Rushdie,他姓氏字面上的意思還真像”趕著死“。他在1989年出版的小說《魔鬼的詩篇》膽敢碰觸伊斯蘭教,惹來伊朗精神領袖賽義德·魯霍拉·霍梅尼下追殺令。書我沒讀,魯西迪估計賽義德也沒,那些因此書而炸書店、傷害書商、刺殺印刷商、暴動的狂徒大概也沒,都只是斷章取義罷了。魯西迪否認小說批判伊斯蘭教,不過他說”如果他們的領袖行為如此,好像也需要接受一些批評吧?“。那麼,需要被批評的不只是一時魯莽的Caryn Yean。

千百則網路暴民的留言湧現,不只發在Yean的臉書,也入侵她服務的本田公司臉書頁,都在罵一堆不堪入耳的粗言穢語,而且邏輯脫節– 說她種族歧視(哪算是?)、豬、妓女(什麼關係?)等等。做錯事應受苛責,但並非如此羞辱。如果Yean的十字留言應該被罵,那麼為什麼沒有人譴責這些亂罵髒話的網絡暴民呢?他們不也應受教訓嗎?


因為每個人心底都住著一個暴民,正等著機會跳出來,Yean就是那個機會,讓人”義正詞嚴“地宣洩生活中積壓的不滿。況且暴民勢大,站在千萬人那一方去一同欺負弱女,容易、安全多了。無論暴民多麼下流,都能賴Yean“有錯在先”,故”於心無愧”。這種行為,和讓人不齒的Mat Rempit沒什麼兩樣。如果我這麼比喻能成立,本田就是向Mat Rempit屈服了,才開除員工Yean。 (這有點像Edi Rejang的案例。)

本田說她違反了公司規章,我沒讀過他們的規章,不明白怎麼連私人言論和意見也規範了。我無意探討這麼做是否抵觸勞工法令,只問如果你是團隊領袖,會不會因為隊友說錯一句話就開除她呢?只要她知錯,我會選擇教育她、糾正她,讓她向大眾道歉,然後保護她。一個生氣的網路暴民也好,一萬個發飆的喪屍狂徒也罷,都有一個共通點:發洩過就算。本田如果有這個智慧,使出一般大公司應付客戶投訴的基本功夫–“拖推拉太極乾坤大挪移”,不消兩周保證又浪靜風平。犧牲一位員工當然也可迅速平息風波,但就讓普羅大眾看到公司如何不堪暴民衝擊,輕易低頭。幸好本田汽車非常優秀,就算我看不起人,絕對還是非常願意買本田車的。

2018.12.23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