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吵架

邻居吵架

新加坡抗議我們擴大柔佛新山港口的界限,說侵犯他們的海域,日前也擴大新加坡港口的界限。後來我國交通部長陸兆福宣布要分階段收回柔南領空的管理權。領空領海這樣的國家大事我覺得好難懂,但想到我媽和鄰居的關係又豁然開朗。

我媽不喜歡鄰居的車停在我家門口旁,雖沒有擋道,只是吃過來一點點,但就是讓人不爽。有時會趁車子駛開,擺個花盆在那個位子,又吃鄰居的位子一點點。住得太靠近,摩擦難免,馬新關係也一樣,高鐵彎橋食水爭吵不斷。大家長馬哈迪說得明白不過:測量一下不就清楚了?到最後還有國際法庭,當年白礁島不就這樣確認劃入新加坡版圖。

至於柔南領空,1974年馬新簽署過同意書由新加坡管理。新加坡交通部的說法是,幫你管理不代表侵犯領空權,是為了安全和效率,跨國管理領空很平常,比如馬來西亞也在管理汶萊的。我國交通部不滿的是,在新加坡明年啟用的儀表降陸系統(ILS)升降程序中,飛機要飛過巴西古當,以致當地不能建高樓,限制發展。


(新加坡反應:餵ILS我一年前就跟你講了的喔,講了幾次你都沒有回應,現在你說不爽?我的反應會是:你第一天跟馬來西亞政府打交道啊?)

有的道理還是很簡單清晰,柔南領空是馬來西亞的,為什麼不能由馬來西亞人來管?我要幾時不爽就不爽,道理始終在我這邊。自己掌握領空管理權,對效率和保安都有好處,我的飛機師朋友說,萬一我們不確定飛機行踪,不必打電話問新加坡;新加坡的每個機場,飛機起飛兩分鐘幾乎就得經過馬來西亞領空。 2011年時國會提過,新加坡戰機三年來侵入我們領空2500次。我不會開戰機,以前玩遊戲時知道戰機很快,一不小心就越界。但像鄰居的車和我媽的花盆,也不是什麼惡意。

為什麼新加坡這麼看不開呢? 別看它土地小,所管理的領空包括大片南中國海。原來提供航空交通管理,是有收入的,透過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付給,現在這收入沒有進入馬來西亞的口袋。

新加坡媒體質疑我們沒有能力管理領空,那是非常傲慢的。不過,我們的確需要準備雷達等相關器材和人員,都要花大錢,2023年期限應該很實際,希望政府是真心誠意要做,不要又讓朋黨謀利罷了。

新國評論有一種說法,如前新國外交官比拉哈利.高斯干說,希盟政府其實是在沒事找事,把新加坡當沙包,用來轉移人民視線,掩飾內部的諸多問題。我想,新加坡如常自視太高–沙包通常很大個的。我們只是想做對自己國家有利的事。

2018.12.09刊於南洋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