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需要中文路牌

我不需要中文路牌

我的創作歌手臉友布萊恩.歌美士,專寫反映社會民情的歌曲。最近他說出了我的想法:有沒有這樣的人,在沙亞南開車找Lorong 2B,看到了Lorong 2B的路牌,然後想:這路牌說什麼呢?啊是中文的就好了!

布萊恩是印度人,要這麼說沒問題;我是華人,對此議題出言不慎就會惹來網路暴民轟炸,大概又是什麼“漢奸”、“走狗”、“賣華”的,了無新意。要罵的請罵,但我寫文章的目的是希望你罵完以後,能檢視自己的情緒。你的情緒,其實我也有。以前聽到路牌多加中文,心裡會高興,好像華文以至華人的地位突然升格了、被認同了;而路牌去掉中文,又彷佛遭降級,猶如多年努力付諸流水,甚不是滋味。說到底,華人始終欠缺安全感,不斷需要看到各類大小動作來肯定自己在這片土地的地位。如果你能客觀,就會發現:

中文路牌對我國國民而言,是沒有用的,是多餘的。

路牌只有一個功能:清楚地標示路名。國民都受過中小學教育,馬來文只要有小學程度,就必能看得懂馬來文路牌。 Jalan Alor在你我口中,始終都是Jalan Alor,從來不是”亞羅路“。多加中文,反而讓原本簡單明了的路牌複雜了。路牌不同於飛機場的告示,最初因沒有中文而受抨擊,是因為忽略了中國遊客;而且中文在馬來西亞本來就是主要語文,不可能沒有能力準備中文告示。近日沙巴亞庇市也宣布將在市區設立中文路牌,方便日益增加的中國遊客。副首長兼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長拿督趙占山巴貢說,不認為路牌增加了中文就會影響馬來文地位— 同理,就算增加了中文,也沒有提昇華人地位,我們在什麼位子,依舊在那個位子。


如果要為了照顧華人感受而增加中文,那麼要不要照顧布萊恩的感受再加淡米爾文?路牌上密密麻麻的一堆字,司機匆匆過路時怎麼辨認?路牌的實用性最重要,華人不是最講究實際的嗎?不如真金白銀給華校撥款,那就實際了,才真叫我感受良好。蘇丹諭令要在他生日前換掉所有中文路牌,必須遵從。到哪一天中國遊客多到像亞庇那樣,可能又得增加中文了咯!

 

2018.11刊於透視大馬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