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車最痛

卖车最痛

某日一男人到警察局報警:“我老婆昨天出門後就不見了。”

警察問了基本資料以後,繼續多問些細節:“她的髮型怎樣?”男人說:“不長不短吧。”

“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標記?”“好像有紋過身。”

“最後一次看見她時穿什麼衣服?”“有穿衣服。”

“出門時說過什麼?“”好像有看到她嘴巴有動。“


“那她是怎麼離開的?”

“她開了我的2006年Subaru Impreza WRX STi第七代,標誌性藍色,有全套body kit,左右門加了黃色線條,車尾右邊有Sepang跑道貼紙。我換了黑色輪圈,很容易認。就算不看,你注意聽我open pod air filter的換氣聲特別明顯。還有,前bumper左邊大約三寸的位置有stone chip,我還沒來得及補。”

警察拍拍男人的肩膀:“兄弟,我懂,我們一定會幫你把車子找回來!”

這是老笑話改編,原創者不詳,但肯定不是女人。如果故事中有女警在旁,大概還會補上一句:“難怪你老婆要跑路啦!”

這笑話之所以會烙印在心裡,是因為當年遇見它時適逢我經濟拮据,被逼賣車。做決定以前猶豫很久,把該賣的、不該賣的都賣了,就是不想賣車。到最後無計可施了,終於狠下決心,寫了一則賣車文在WhatsApp車友群,但卻遲遲按不下Send。難道真的要賣嗎?就這樣再躊躇了幾分鐘才一咬牙發訊--其時我的右眼角滑下一滴眼淚(沒有誇張)。

連和前女友分手我也沒流淚,反正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賣車前我要先過濾買主,必須確知是愛車人,會照顧好我的車;前女友呢要幹嘛幹嘛去,管她下一個男人是強盜還是姑爺仔。我還得確認買主的駕駛技術不差,以免撞毀我的好車;至於前女友的新男友會不會家暴她,我才懶得理會。此外我還得和買主保持聯繫,如果以後他要賣車請首先考慮我,我經濟狀況好轉了要買回來;我斷不會對前女友的新男友說,甩她的時候記得通知我,我要回。

男人對車子的情感,女人不懂,對她們來說汽車只是代步工具,就像男人弄不懂女人的包包。其實車子像包包,不只是身份地位的象徵,還能表達個性和品位。怎樣的人開怎樣的車,比方說我認為自己是成功人士,選車離不開寶馬奔馳;一個顧家的男人,可能首選安全第一的Volvo;夢想或幻想成為車手的,或許就弄來一輛Civic Type R然後全方位改裝。車子是個人的延伸,是身體一部分,賣車不就是自殘賣肝賣腎嗎?怎能不痛而落淚?這麼說女人大概就比較能體會男人賣車的心情。

車子後來還是賣了,也一直沒機會再買回來。這段逝去的“戀情”成為我上進的動力,要多賺點錢,永遠不要再被逼賣車了!

2018.12刊於Top Gear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請我喝杯咖啡,買一本《雜亂有章》
(版稅其實不夠買咖啡)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