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形式的種族歧視

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

西蒂卡欣很可能是馬來西亞最酷的律師,我說的不只是外型。她染了一頭金發,有別於一般律師;她不戴頭巾,說可蘭經裡根本沒提過這件事,甚至敢批評回教法。西蒂卡欣是社運活躍分子,幫助過原住民和羅興亞難民。這樣的律師會支持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並不稀奇,但還是叫我刮目相看。為什麼呢?因為她畢竟是馬來人,如果國家履行公約的話,難免會失去一些“特權”。

這公約有一個很長的名字,那是因為英文也很長氣,花了很大力氣在強調“一切形式”,理由大概是因為種族歧視有太多方式存在。公約還涵蓋“宗教”,如果加進去名字又更長了。取名“種族平等公約”不是更簡明易懂嗎?原來希盟競選宣言曾經承諾簽署“合適”的國際公約,老實說當初我沒注意到這一項。如果不是馬來以及回教組織示威抗議、西蒂卡欣對青年體育部長賽沙迪開砲,我也不會特別留意。賽沙迪反對簽署公約,也是叫我驚訝的,我原以為年輕一派的馬來人思想開明,他居然比五十多歲的西蒂卡欣封閉?

可是賽沙迪的說辭不無道理,他說他有責任維護憲法,包括當中的馬來主權。所謂馬來人優先,請問如果沒有人在後頭排隊的話,如何謂之優先?不管是壓榨某些人還是優惠某些人,其實都是同一件事。這算不算歧視呢?如果算,我們的天秤本就是傾斜的。憲法乃立國之本,簽平等公約不就是否定了國本嗎?雖說公約有“保留”條文,意即“我們同意but……”,好包容各國的特殊國情,比方說美國不同意限制仇恨言論,因為違反言論自由的精神。可是以馬來西亞的情況而言,總不能說”我們同意種族平等but馬來人要優先”,這樣完全正面反面側面都在衝撞公約原本的精神。


若切實履行”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情況可能是這樣的:土著優惠價不復存在、馬拉大學要收各族學生、政府項目不能指定土著公司、所有領域都不能再有土著固打。這不是天方夜譚嗎?首相馬哈迪一方面說公約“部分”條文不符國情,一方面又說別提“土著特權”了,能力不提升特權何用?不知他用意為何,是想藉簽署公約促使馬來族群提升自我嗎?

其實馬來社群的確不斷在進步,不乏像西蒂卡欣這樣的精英,但更多人的思維停滯在30年前,不會容許“平等”發生。我預言簽署公約事件會和承認統考一樣,一拖再拖,不了了之。但也不必絕望,平等之路只是漫長,並非不會發生,且看美國、南非。無論如何,至少要等到下一代人吧!

2018.11.13刊於中國報

喜歡嗎?請幫忙分享!

更多好文章,送到你的信箱


臉書只推受歡迎的文章,許多嘔心瀝血之作讀者卻錯過了。訂閱免費電子報,每週推送新文章,我也會親選好文不定期發送。

周若鵬

更多好文章,請關注我的社媒,訂閱電子報

類似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